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袁修月瞳眸大睁着,倒吸一口凉气!

    抬眸之间,瞥见营帐之中袁成海披着外袍出了营帐,她心下一凛,想要挣脱身后之人的手,但下一刻时,她顿觉脖颈一疼,便眼前一黑,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……

    自帐内大步而出,袁成海面色冷凝的快步绕到营帐后方。

    但,当他行至帐后,放眼望去时,却只觉夜风凛凛,眼前漆黑一片,根本不见人影。双眸如刀,他浓眉紧皱着又往前走了两步,却仍旧不见人影,只见一只野猫,惊叫两声,拔腿远遁。

    营帐中。

    安太后一身薄纱,青丝散落枕侧,静静窝在锦被下。

    抬眸向外,见袁成海回来,她黛眉一蹙,凝眉问道:“有人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只野猫罢了!”

    袁成海动作俐落的褪去外袍,露出自己上精壮魁梧的身子,轻捏安太后一把,而后掀起锦被重新钻入锦被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野猫?”卸去了妆容的大眼,水波荡漾,安太后神思微远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袁修月再次转醒之时,自己正身处于寝帐中的暖榻上。

    寝帐内,温暖如春,让她恍然觉得,昨夜只是做了一场恶梦而已!

    昨夜,她看到什么?

    脑中思绪飞转,想起自己所看的那靡靡一幕,袁修月耳根火热,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她的父亲和安太后,他们怎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行苟且之事?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温雅柔和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袁修月的纷扰的思绪,那……是独属于南宫萧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轻轻的,转头看向坐于榻前的南宫萧然,见他一身白衣,脸上仍挂着那抹习惯性的浅笑,袁修月想要轻勾唇瓣,却始终无法做到,只淡淡出声问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没过久,只一夜而已!”

    见袁修月要坐起身来,南宫萧然伸手扶了他一把,转头对杜生吩咐道:“传膳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恭身应声,杜生旋步出了寝帐。

    紧皱着眉头,轻抚自己仍旧隐隐作痛的后颈,袁修月抬眼看向南宫萧然,“昨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闻言,南宫萧然微垂眼睑,轻声叹道:“外面天冷,你身子不好,以后记得不要再乱跑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避重就轻的回答,袁修月苦笑了笑,但见杜生端着早膳进来,她对杜生冷声说道:“放下早膳,出去!”

    闻声,杜生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抬眸看向南宫萧然,见他仍旧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,杜生对袁修月轻恭了恭身子,便再次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抬眸看向南宫萧然,袁修月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你很早就知道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闻言,南宫萧然并未立即应声,只低眉看着手里的奏折。

    袁修月始终望着他,好似等不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,便不肯罢休一般。

    静默许久,南宫萧然终是无奈低笑出声:“有些事情,很脏,很乱,可即便我知道,却不能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终是,听到了南宫萧然的答案,袁修月不禁苦笑着颤了颤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,和你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,变成了哂然,袁修月终是忍不住轻叹出声。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安太后是南宫萧然的生母,即便他知道她和袁成海之间有这种关系,也是不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。

    她的父亲,许是不爱妻儿,不爱女儿,只爱安太后一人。

    只要安太后与他行那苟且之事,让他抛妻弃子,又有何难?!

    只是,这对她和南宫萧然而言,未免太过荒唐了!

    凝视着她变幻万千的苍白容颜,南宫萧然微微眯着双眼,轻抚她的头顶:“有些事情,既是无法改变,便不要去想,这阵子你只要记得,好好养好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低垂着头,袁修月轻喃一声,却很快便又挑眉看向南宫萧然:“如今皇上即将亲率大军而至,只为清剿安氏一族,我看的出,这安氏一族的实权,实则掌握在太后和我手中,先生接下来打算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袁成海和安太后的事情,她可以不去过问,但是这件事情,已然迫在眉睫,她却不得不开口问他!

    “一切有我,这些你不必操心,我自有决断!”眸色微微一深,不想让袁修月为任何事情操心,南宫萧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废后惊华:陛下,慢走不送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文若纷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若纷飞并收藏废后惊华:陛下,慢走不送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