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?”李青面上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金宸浅褐色的瞳仁晃了几下,咧着嘴笑了,目光灼灼的,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李青感到背后衣服上,来自池玉手中收紧的力量,目光柔了柔。

    但是顿了几秒后,还是冲着金宸点点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树临风的少年见他点头了,十分快意,像是买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,整个人耐不住的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唇瓣嫣红,吐字清晰,三言两语就把昨晚的事情讲清楚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是他24岁的生日,但是一个人在国外实在觉得孤单。

    所以他托贺齐生帮他找了几个中国的姑娘们,来开派对。

    这些姑娘的身份们不言而喻,做惯了陪富人们找乐子的行当,而且她们的费用不低,玩儿的又野。

    开工一天就能顶上公司小职员半年的收入,但年纪轻轻的好些已经沾上了瘾,过着销金窟似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其中一个姑娘昨晚就带了些东西来助兴。

    他是一向不沾染这些东西的,但是有不少姑娘们喜欢用了东西再玩儿,他也不是很在意,撒了几把钱将这货的费用付了。

    带货来的姑娘千恩万谢的把钱收了,将货拿出来给几个小姐妹们用。

    干他们这一行的难免带着些出来销,既不用担心被举报,富人们对着点儿小钱也是满不在乎的,经常是卖上了价钱,自己还能根着沾些便宜,总之是一桩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七点到十一点之间,他们都在总统套房里面纵情享乐,中途还叫过几次客房服务。

    监控录像都有记录。

    不巧的就是昨天当值的服务生,就正是今天池玉他们看到的受害人。

    “十一点钟的时候,我玩儿够了,那些姑娘们也都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累了,就和其中一个叫sandy的姑娘回那边的主卧睡觉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实在是玩儿的凶太累了,今天我和sandy下午一点钟才醒。”

    “醒来就听见那面贺齐生在鬼叫,结果你们也看见了,不知道那个服务生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又混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服务生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,就不知道是不是干惯这种溜进客人房间的事儿的。”说着金宸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贺齐生这老家伙平常装的多么爱妻如命,原来是喜欢这口装束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警察说半夜十二点多,这服务生就主动进来了,之后是没把我们贺总伺候好呢,还是两个人玩儿的太大收不住了,贺总也是心大,干完这等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还能睡得着,直到下午全身是血,sandy报了警之后,你们也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四处看了看这件四百多平米的总统套房,按照金宸说的,贺齐生住在西侧,除了这件大客厅之外,两个人基本上没有需要公用的空间。

    金宸所说的自己昨晚睡得主卧,在东侧长廊的后面。

    如果昨晚发生命案的时候,这之间隔着四道门他和女伴没有听到被害者的呼叫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是杀了人后非但没有潜逃,还在一旁酣然大睡十几个小时的,实在令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金少这么说,是对昨晚发生的事儿一点儿都不知情了?昨晚七点到十一点之间,贺齐生没有从西侧出来过吗?”

    金宸往后躺了躺,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“可不是么,我开派对的时候压根不知道那老家伙还在房间里,我听着那边连声音都没有以为他早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刚刚从调取的监控录像上看到,他从昨天下午六点半回来了,就一直都没有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七点钟回来的,压根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的房间我也不好随随便便的进去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,那老家伙可能故意躲在那边听这边儿我搞姑娘的动静呢,真够变.态.的。”

    金宸斜斜的勾着唇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警方证据确凿,那老家伙肯定是要被判刑了,至于这种情况估计怎么说也是要死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律师就帮忙把案子往下压一压就好,别再闹出什么乱子,惹上金姆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我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咱这生意不就又做不成了?”

    三个人出去的时候,李青顺着未关紧的房门向案发现场看了一眼,里面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迹,人脖颈的动脉被割开后,心脏像是强力泵似的,将血液顺着切口喷溅几米之高。

    现场应该是被贺齐生破坏过了,地上的脚印手印和血污泥泞的很,还有拖行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留意到贺齐生床上的衣服,有几团像是脱下来,还未来得及清洗的脏衣服,床边的鞋子也歪七扭八的堆在一起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还有一只烟灰缸,里面有不少肆意堆放的烟头。

    和东侧金宸居住的房间里,一尘不染,井井有条的状况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夏望舒刚从警戒线钻过去,就被刚刚一直站在门外的年轻小刑警抓住的胳膊。

    夏望舒本就心里窝着火,皱着眉瞪他。

    小年轻也不恼,猛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屁股,随手扔在了脚下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用脚捻了捻,地上的羊毛马上“嘶啦。”一声,被烧出了一个焦黄的印子。

    旁边一直跟着的客房部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赶忙蹲下了将烟头捡了起来,面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模样。

    “夏少,别生气,我刚刚也是有眼不识泰山。”

    小刑警笑嘻嘻的,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屏幕,刚刚应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情浓陷阱,惹爱上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南八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八月并收藏情浓陷阱,惹爱上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