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爱恨两依依

    璟把颛顼和丰隆的事解决妥当后,准备回青丘,去陪奶奶。

    小夭本来不打算插手太夫人的事,太夫人身边的人能给她种蛊,自然是巫蛊高手。小夭不认为自己这个半吊子能比对方强,可那人毕竟是璟的奶奶,小夭不可能真的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小夭说:“我想跟你去看看太夫人。”

    璟知道小夭的毒术几乎冠绝天下,蛊术虽然只看她使用了一次,可能让颛顼束手无策,也绝不一般。璟握住了小夭的手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小夭道:“我不见得能帮上忙,说谢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璟微笑:“我不是谢你做了什么,而是谢你对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小夭甩掉他的手,嘟着嘴说:“少自作多情,我哪里对你有什么心意?”

    璟笑看着小夭,不说话,小夭红了脸。

    璟带小夭回到青丘时,恰好碰上太夫人蛊毒发作。

    璟匆匆跑进去探视,小夭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阵阵惨叫声传来,令听者都毛骨悚然,苗莆悄悄对小夭说:“难怪大荒内的人闻蛊色变,蛊虫反噬时真可怕!涂山氏的这位太夫人年纪轻轻就守寡,是大荒内出了名的硬骨头,能让她惨号,想来蛊毒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璟、篌、意映和蓝枚从太夫人院内走出来,璟和篌的表情是一模一样的愧疚难受,让人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俩是兄弟。

    小夭走上前,对璟和篌说:“能让我帮太夫人诊察一下身子吗?”

    篌和意映都愣住了,想到璟坚持退婚,立即意识到了什么,却是不愿相信。篌惊讶地问:“王姬为何在此?”

    璟替小夭回道:“是我邀请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只有太夫人知道璟昏迷的真相,意映一直以为璟是重伤昏迷,完全没想到小夭会和璟走到一起。意映质问璟:“是她吗?”

    璟没有吭声,意映震惊下,都忘记了掩饰,激动地说:“怎么可能?她怎么可能看得上你?”

    意映语气中赤裸裸的鄙夷让众人都吃惊地看着意映。篌咳嗽了一声,对小夭道:“实在对不起,奶奶不方便见客,请王姬离开吧!”

    小夭道:“我想见太夫人,是因为我懂得蛊术。没有具体查看前,我不敢承诺什么,但若有一分机会能帮到太夫人,我没去做,于心不安。”

    篌将信将疑:“你懂蛊术?这可是九黎族的秘术,你怎么会懂?”

    小夭笑了笑:“反正我懂。”

    璟对小夭说:“我们先回去吧,待奶奶好一点时,我和奶奶说。”

    璟带着小夭离开了,篌和意映看着他们的背影,都面色古怪。如果是其他女子,还可以说贪图璟的身份和财富,可小夭什么都有,连眼高于顶的丰隆都在殷勤追求,难以想象她挑来挑去,竟然挑中了璟!

    太夫人不想见小夭,可耐不住璟软语相求,终于答应了让小夭来看她。

    璟刚刚继任族长,虽然是众望所归,但事关太夫人的安危,小夭不想落人口实,才会特意当着篌的面提出要看太夫人,同样的,她去看望太夫人时,也特意对璟说希望篌在场。

    璟明白小夭的心思,嘴里什么都没说,心中却是千种滋味。

    小夭随静夜走进太夫人的屋子时,除了太夫人、璟、篌,还有一位老妇,是长期照顾太夫人的医师蛇莓儿。

    太夫人微笑着说:“听璟儿说,王姬懂得蛊术?”

    小夭应道:“懂一点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指指站立在她身侧的女医师:“她叫蛇莓儿,是九黎族人,曾跟随九黎族的巫医学习巫蛊术,后来沦为女奴,偶然被我所救,带回了涂山氏。我找了名师,让她学习医术,她在大荒内虽然没有名气,可医术绝对不比高辛和轩辕的宫廷名医差。”

    小夭打量蛇莓儿,看到她衣襟上绣着小小的彩色飞蛾,不懂的人肯定会看作蝴蝶。小夭突然想起,在九黎巫王写的书里,她见过这些蛾子,旁边还有一串古怪的暗语和手势。小夭不禁对着蛇莓儿边打手势,边念出了那一串暗语。

    太夫人和篌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夭,一直面色漠然的蛇莓儿却神情骤变,跪在了小夭面前,又是激动又是敬畏,她一边叩拜,一边用巫语对小夭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小夭小时,娘教过她九黎的巫语,所以她能看懂巫王留下的东西,可她毕竟没有在九黎生活过,不怎么会说,听也只是勉勉强强。

    小夭连听带猜,总算明白了。蛇莓儿把她当作了巫王,害怕小夭惩罚她施用蛊术,对小夭解释她没有害人。

    小夭用巫语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不是巫王,我只是……”如果没有巫王留下的毒术,她早就死了,虽然她从没有见过九黎族的巫王,可是他的的确确救了她。小夭怀着尊敬,对蛇莓儿说:“巫王救过我一命,还教了我蛊术和毒术。我知道你没有害人,巫王不会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蛇莓儿欣喜地给小夭磕头,说道:“您是巫王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她算是巫王的徒弟吗?小夭不知道,她对蛇莓儿叮嘱:“不要告诉别人我和巫王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蛇莓儿立即应了,在小夭的拖拽下,蛇莓儿才恭敬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和篌都已认识蛇莓儿一百多年,深知她沉默冷淡的性子,就是对救命恩人太夫人也只是有礼貌的尊敬,可她对小夭竟然尊崇畏惧地叩拜,他们已然都相信了小夭懂得蛊术。

    蛇莓儿对太夫人说:“她能帮到您,不仅能减轻您的痛苦,也许还能延长您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虽然为了两个孙儿和涂山氏,不惜承受一切痛苦,可没有人不贪生畏苦,听到能减少痛苦,还有可能多活一段日子,太夫人热切地看着小夭。

    小夭苦笑,蛇莓儿对巫王真是盲目地崇拜啊!竟然不等她给太夫人诊断,就夸下了海口。不过,有蛇莓儿在,再加上她脑中有毒王的《九黎毒蛊经》和医祖的《神农本草经》,减轻痛苦还是很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小夭帮太夫人诊察身体,太夫人十分配合。

    小夭没有先问蛇莓儿,而是待自己判断出是蠹蛾蛊后,才和蛇莓儿求证。蛇莓儿立即点头:“是我养的蠹蛾蛊。”

    小夭有了几分信心,她昨夜就推测过太夫人体内的蛊虫是什么,已经考虑过蠹蛾蛊,也设想过如果是蠹蛾蛊该如何缓解痛苦。

    太夫人和篌都紧张地看着小夭。小夭对太夫人说:“太夫人养几只棒槌雀吧!棒槌雀是蠹蛾的天敌,再厉害的东西对天敌的畏惧都是本能,若有那百年以上、已有些灵性的棒槌雀最好。让棒槌雀贴身相伴,虽不能减轻痛苦,却能延缓蠹蛾蛊的发作,日复一日地压制着蛊,自然而然就能偷得一段时日。我再回去配些缓解痛苦的丸药,至于能减轻几分痛苦,却不好说,吃后才能知道效果。若真能减轻痛苦,再好好调理身子,多了不敢说,多活一年还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篌忙道:“我立即派人去寻棒槌雀,一定能帮奶奶寻到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对小夭说:“我不怕死,可我总是不放心璟儿和篌儿,希望能看顾着他们多走一段路,谢谢王姬。”

    小夭客气地说:“太夫人不必客气,我也算半个医师,为人治病是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看了璟一眼,说道:“王姬若不嫌老身张狂,不妨跟着璟儿喊我一声奶奶。”

    小夭看璟,璟希冀地盯着她,小夭笑了笑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小夭让璟去准备炼药的工具和所需的药材,还问蛇莓儿要了一碗她的血,来做药引。

    涂山氏不愧是天下首富,准备的东西比王族所藏都好。一切准备妥当后,小夭开始炼药。

    她炼制毒药炼习惯了,虽然现在目的不同,一个杀人、一个救人,可炼药和炼毒药并没有多大区别,所以做起来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璟用帕子替她擦去额头的汗:“累吗?”

    小夭笑道:“不用担心,这和给相柳炼制毒药比起来,实在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璟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你一直在给相柳做毒药?”

    小夭观察着鼎炉里的火,不在意地回答:“是啊!”

    璟缓缓说:“那夜,我几乎觉得防风邶就是相柳。”

    小夭愣了一愣,不想欺骗璟,可又不想泄露相柳的秘密,她有几分倦怠地说道:“我不想谈这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璟说:“我帮你看着炉火,你去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小夭靠着他肩膀,说道:“这事你可不会做,全是经验活,日后我再慢慢教你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日后、慢慢”让璟揪着的心松了,忍不住眉梢眼角都带了笑意。被炉火映着的两人,浸在溶溶暖意中。

    七日七夜后,做好了药丸,一粒粒猩红色,龙眼般大小,散发着辛、苦味。

    小夭把药丸拿给太夫人,太夫人向她道谢,小夭说:“我只是出了点力,蛇莓儿却流了一碗血。”

    蛇莓儿说:“太夫人给了我不少灵药,很快就能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道:“你们两个,我都要谢。”

    小夭说:“用雄黄酒送服,每日午时进一丸,这次一共做了一百丸,如果管用的话,我再做。”

    篌看了眼水漏,提醒道:“就快要午时了。”

    小鱼拿了雄黄酒来,璟和篌服侍着太夫人用了药。

    太夫人说:“有没有效果,明日就知道了。这里有蛇莓儿和小鱼照顾,你们都回去吧!”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小夭刚起身,太夫人的婢女已经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小夭以为药有什么问题,胡乱洗漱了一把,立即赶去见太夫人。

    璟、篌、意映和蓝枚都在,屋子里没有了这段时日的沉闷,竟都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太夫人看到小夭,招手叫道:“快坐到奶奶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意映袖中的手捏成了拳头,却一脸温柔喜悦,盈盈而笑,好似唯一在乎的只是太夫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小夭坐到了太夫人身旁,拿起她的手腕,为她把脉。

    太夫人笑道:“昨儿夜里蛊毒发作,虽然也痛,可和前段日子比起来,就好似一个是被老虎咬,一个是被猫儿挠。”太夫人笑拍着小夭的手,“不管能多活几天,就凭少受的这份罪,你也是救了我这条老命。”

    小夭终于松了口气:“有效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夭告辞离去:“刚才怕有事,急忙赶来,还没用饭,既然药有效,我先回去用饭了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看小夭清清淡淡,并没借机想和她亲近,再加上这几日的暗中观察,倒觉得璟儿的确好眼光,只可惜她是王姬……太夫人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待小夭走后,太夫人让篌、蓝枚、意映都退下,只把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开门见山地问璟:“你是不是想娶高辛王姬?”

    璟清晰地说:“是!”

    太夫人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可惜她是高辛王姬,又是黄帝的外孙女!你该知道,族规第一条就是不得参与任何王族的争斗,四世家靠着明哲保身才昌盛到现在!小夭身为高辛王姬,不在高辛五神山待着,却一直跟在轩辕王子颛顼身边,深陷轩辕争夺储君的斗争中,显然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女人,我不想涂山氏被牵连进去。而且……现在大荒是很太平,可根据我的判断,轩辕黄帝和高辛俊帝迟早会有一战,小夭会给涂山氏带来危机,我不是不喜欢小夭,但为了涂山氏,就算你和意映没有婚约,我也不能同意你娶小夭。”

    璟本以为奶奶见到小夭后,会有转机,可没想到奶奶依然坚持己见,他跪下求道:“四世家是有明哲保身的族规,但规矩是数万年前的祖先所定,当年的情势和如今的情势已截然不同,不见得会永远正确,应该根据情势做变通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本来对小夭的两分好感刹那全消,疾言厉色地说:“你可是一族之长,这些混账话是你能说的吗?你自小稳重,几时变得和丰隆一样没轻没重了?是不是高辛王姬教唆你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小夭从没有说过这些话,是我自己观察大荒局势得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却不信,认定了是小夭教唆,想利用涂山氏帮颛顼夺位:“涂山璟,你现在是一族之长,不要为了个女人连老祖宗定的规矩都抛在脑后!你对得起……”太夫人气得脸色青白,抚着心口,喘着大气,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璟忙把灵气送入太夫人体内:“奶奶,奶奶,你仔细身子!”

    太夫人说:“你答应奶奶放弃高辛王姬。”

    璟跪在榻边,不说话,只一次又一次重重磕头。

    太夫人看他眉眼中尽是凄然,心酸地叹道:“你个孽障啊!”她抚着璟的头,垂泪道:“璟儿,不要怪奶奶,奶奶也是没有办法啊!”

    小夭练习了一个时辰箭术,觉得有些累时,把弓箭交给珊瑚,打算去看看璟。

    从她暂住的小院出来,沿着枫槭林中的小道慢步而行。因为贪爱秋高气爽、霜叶红透,并不着急去找璟,而是多绕了一段路,往高处走去。待攀上山顶的亭子,小夭靠在栏杆上,看着层林尽染落霞色。

    苗莆拽拽小夭的衣袖,小声说:“王姬,您看!”

    小夭顺着苗莆指的方向看去。她受伤后,身体吸纳了相柳的本命精血,发生了不少变化,目力远胜从前。只见山下的小道上,璟和意映并肩走着,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,脚步都非常沉重缓慢。

    到璟居住的暄熙园了,璟停住步子,和意映施礼告别,意映突然抱住了璟,她似乎在哭泣,身体簌簌颤抖,如一朵风雨中的花,娇弱可怜,急需人的呵护。

    璟想推开她,可意映灵力不比他弱,他用力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开,反而被意映缠得更加紧,他毕竟是君子,没办法对哀哀哭泣的女人疾言厉色,只能边躲边劝。

    苗莆低声道:“璟公子太心软了,有的女人就像藤蔓,看似柔弱得站都站不稳,可如果不狠心挥刀去砍,就只能被她缠住了。”

    小夭默默地走出了亭子,向着远离暄熙园的方向走去。苗莆低声嘟囔:“王姬若觉得心烦,不妨和殿下说一声,殿下有的是法子,把防风意映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小夭道:“两人还没在一起,就要哥哥帮忙解决问题,那以后两人若在一起了,要过一辈子,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难道我还要哥哥一直帮我去解决问题?”

    苗莆吐吐舌头,笑嘻嘻地说:“就算让殿下帮王姬解决一辈子问题,殿下也肯定甘之若饴。”

    小夭在山林里走了一圈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珊瑚看她们进来,笑问:“璟公子有事吗?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苗莆对珊瑚打了个眼色,珊瑚立即转移了话题,笑道:“王姬,渴了吗?我走时,馨悦小姐给我装了一包木樨花,我去给您冲些木樨花蜜水。”

    下午,璟来看小夭,神情透着疲惫,精神很消沉,小夭装作什么都没察觉,一句都没问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坐了会儿,小夭端了一杯木樨花蜜水给璟:“这次跟你来青丘,是为了太夫人的病,如今太夫人的病情已经稳定住,日后只要按时炼制好药丸,送来给太夫人就可以了,所以我想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璟说:“再过三四日,我就回轵邑,咱们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小夭笑了笑:“实不相瞒,我在这里住得并不习惯,你知道我的性子,散漫惯了,连五神山都住不了,父王因为明白,所以才由着我在外面晃荡。在这里住着,言行都必须顾及父王和外祖父的体面,不敢随意。”

    璟忙道:“那我派人先送你回去,我陪奶奶一段日子,就去轵邑。”

    小夭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日,小夭带着珊瑚和苗莆离开了,没有去小祝融府,而是去了神农山紫金顶。

    颛顼去巡查工地了,不在紫金宫,金萱把小夭安顿好。

    晚上,颛顼回来时,看到小夭躺在庭院中看星星。颛顼去屋内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,在她身旁躺下:“倦鸟归巢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颛顼说:“璟没有料到涂山太夫人只能活一年,打乱了计划,防风意映也没料到。璟已是族长,太夫人一旦死了,涂山家再没有人能约束璟,也就没有人能为防风意映的婚事做主。即使有婚约,可只靠防风氏的力量,肯定没有办法逼得涂山氏的族长娶她。防风意映想成为涂山氏的族长夫人,只能抓紧时间,在太夫人死前举行婚礼。她本来就很着急,你又突然出现在青丘,更让她如临大敌、紧张万分,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缠着璟,所以这事,你倒不能太怪璟,也没必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小夭早知道苗莆必定会把所有的事情向颛顼奏报,没有意外,叹道:“我都不知道你派了苗莆给我,到底是在保护我,还是在监视我?”

    颛顼笑道:“你以为珊瑚不会把你的事奏报给师父?关爱就是这样,如寒夜里的被子,能给予温暖,可终究要压在身上,也是一种负担。我们能克制着只派一个人在你身边,你就知足吧!”

    小夭道:“我想回一趟高辛,去看看父王。你有什么口信要我捎带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不过我有些礼物,你帮我带给静安王妃和阿念。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礼物能明天准备好,我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颛顼嗤笑:“你这到底是思念师父了,还是想躲开璟?”

    “都有。从我苏醒到璟接任族长,我们一直在被形势推逼着做出选择,可不管如何,如今他已是涂山氏的族长,有一族的命运需要背负,我觉得他应该静下心,好好想想自己的新身份,想想自己究竟需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说他,你自己呢?你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小夭翻身,下巴搭在玉枕上,看着颛顼:“不要说我,你和我一样!我们看似是两个极端,可其实我们一样,我们都不会主动地去争取什么,怕一争取就是错,都只是被动地被选择!”

    颛顼神情复杂,看了一瞬小夭,大笑起来:“我和你不一样,男女之情对我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小夭笑道:“这点上是不一样,我想要一个人陪我一生,你却选择了让权势陪伴一生。”

    颛顼抚了抚小夭的头,叹了口气:“明日礼物就能准备好,你明日就出发吧!在五神山好好休息,发闷了就去找阿念吵架。”

    小夭扑哧笑了出来:“有你这样的哥哥吗?鼓励两个妹妹吵架?”

    颛顼笑道:“也只有兄弟姊妹,不管怎么吵,还能下次见了面依旧吵,若换成别的朋友,早已形同陌路了。阿念只是有些天真,并不蠢笨,你上次激了她走,她不见得现在还不明白你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小夭在珊瑚和苗莆的陪伴下,悄悄回了五神山。

    中原已是寒意初显,五神山却依旧温暖如春。小夭恢复了以前的悠闲生活,早上练习箭术,下午研制毒药,不过最近新添了一个兴趣,会真正思考一下医术。

    一日,俊帝散朝后,特意来看小夭练箭。

    小夭认认真真射完,走回俊帝身畔坐下,感觉发髻有些松了,小夭拿出随身携带的狌狌镜,边整理发髻,边问:“父王,我的箭术如何?”

    俊帝点点头,把小夭的手拉过去,摸着她指上硬硬的茧子:“你的执着和箭术都超出我的预料。小夭,为什么这么渴望拥有力量?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无法让你觉得安全?”

    小夭歪着头笑了笑:“不是我不信你们,而是这些年……习惯了不倚靠别人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总要找点事情来做。”

    小夭抽回手,要把狌狌镜装起来,俊帝拿了过去,展手抚过,相柳在蔚蓝的海底畅游的画面出现。小夭愣愣地看着,虽然在她昏迷时,相柳曾说要她消去镜子中记忆的往事,可等她醒来,他从未提过此事,小夭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俊帝问:“他是九命相柳吗?这一次,是他救了你?”

    小夭低声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俊帝的手盖在镜子上,相柳消失了。

    俊帝说:“小夭,我从不干涉你的自由,但作为父亲,我请求你,不要和他来往。他和颛顼立场不同,你的血脉已经替你做了选择。”俊帝已经看过一次悲剧,不想再看到小夭的悲剧了。

    小夭取回镜子,对俊帝露出一个明媚的笑:“父王,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和他之间只是交易,他救我,是对颛顼有所求。”

    俊帝长吁了口气,说道:“反正你记住,我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兵灭了防风一族,帮你把涂山家的那只小狐狸抢过来,也不愿你和相柳有瓜葛。”

    小夭做了个目瞪口呆被吓着的鬼脸,笑道:“好了,好了,我记住了!啰唆的父王,还有臣子等着见您呢!”

    他竟然也有被人嫌弃啰唆的一天?俊帝笑着敲了小夭的脑门一下,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夭低头凝视着掌上的镜子,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俊帝看完小夭的箭术,找来了金天氏最优秀的铸造大师给小夭锻造兵器。

    就要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兵器,还是神秘的金天氏来为她锻造,凡事散漫的小夭都认真梳洗了一番,恭谨地等待着铸造大师的到来。

    一个苹果脸,梳着小辫,穿得破破烂烂的少女走进来,上下打量小夭:“就是要给你打造弓箭吗?你灵力这么低微,居然想拉弓杀人?族长倒真没欺骗我,果然是很有挑战性啊!”

    小夭不敢确信地问:“你就是要给我铸造兵器的铸造大师?”

    少女背起手,扬起下巴:“我叫星沉,是金天氏现在最有天赋的铸造大师,如果不是族长一再说给你铸造兵器非常有挑战性,纵然有陛下说情,我也不会接的。”

    小夭忙对少女作揖:“一切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星沉看小夭态度恭谨,满意地点点头,拿出一副弓箭,让小夭射箭。小夭连射了十箭,星沉点点头,让小夭站好,她拿出工具,快速做了一个小夭的人偶,又拿起小夭的手掌,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,眼中流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星沉问:“你对兵器有什么要求吗?比如颜色、形状、辅助功能,等等。”

    小夭说:“只一个要求,能杀人!”

    星沉愣了一愣,说道:“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小夭笑着说:“其实我对你也有怀疑。”

    星沉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先回去思索,待兵器锻造好时,再通知你。快则一二十年,慢则上百年的都有,所以你不用太上心,全当没这回事吧!”

    没想到一个多月后,星沉来找小夭,对小夭说:“你想要的杀人弓箭已经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夭诧异地说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并不快,这副弓箭本是另一个人定制的,已经铸造了三十五年,他突然变卦不要了,我看着你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长相思(全集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长相思(全集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