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去金陵……”承钰皱着小眉头喃喃着。其实如果没有陆玉武来,她知道自己也会去金陵久居,不过,得等到外祖父去世后,国公府才会有人来接。

    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等到外祖父去世,难道外祖父就厌弃母亲至此?

    “承钰?”陆玉武见小表妹忽然一脸茫然哀愁,有些担心她不愿意跟他去金陵。

    也是,承钰妹妹在泉州出生,在泉州长大,虽然现在没了母亲,好歹父亲还在,他又有什么理由把她要回家去。

    “玉武哥哥,容承钰这几天想想吧。”承钰一时很难决定,她还没探清母亲的死和罗姨娘到底有什么关系,母亲的嫁妆也还牢牢被罗姨娘攥在手里。但是另一方面,她又很渴望见一见从未谋面的外祖父。

    “好,哥哥等你。”陆玉武见小丫头心事重重的模样,小小的眉毛蹙得紧紧的,一张樱唇紧抿,忽闪的大眼睛里透着哀怨,似乎很为难的样子。他于心不忍,摸了摸她的花苞苞,决定说些路途中的趣事来逗逗她。

    其实要论年纪,姜承钰里子里还长了陆玉武好几岁,但看陆玉武很努力地在逗自己笑,姜承钰还是决定不要让表哥太失望,于是收了心事,听陆玉武讲起一路的见闻来。

    “承钰妹妹,刚才母亲送你的礼物,已经交给你父亲了,现在,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。”陆玉武突然从袖里掏出一个玲珑小巧的宣窑瓷盒。

    承钰接过,打开一看,原来是一盒杏子色的胭脂,小鼻子还未凑近,就有一股幽香扑来,熏得人一阵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哥哥怎么想起买这些?”

    陆玉武挠挠头,这是他路过杭州时买的,听说那里胭脂水粉最是名贵,国公府的表妹听闻他要出门,特地跑来缠着让他买。他当时进人家店铺时,还扭捏了好一阵,最后还是让自己的贴身小厮六儿给买的。

    “随手买的,想着妹妹女孩儿家应该会喜欢”

    “哥哥忘了,承钰还小,不大涂脂抹粉的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有些为难,“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以后承钰就用得着了。”承钰很喜欢这个颜色,让平彤收起来。

    兄妹俩正说着话,平彤眼尖,远远就看见莲步生风的姜韵,边上还跟着沈令茹。

    “姑娘,大小姐和表小姐往这边来了。”平彤附耳低声道。

    承钰挑挑眉,“咱们不怕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谁?”陆玉武背对着姜韵的来向坐着,承钰在他对面一指,他转身便看见两个小姑娘往这儿走来。

    一个过于素净,一个又过于艳丽。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姜韵挪到陆玉武跟前,还有些微微喘气。

    陆玉武一听,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。她算是哪门子的表妹,竟一上来就直呼他表哥?

    心里不快,陆玉武面上却没有显露,微微一笑,他回了声“姜姑娘好。”

    姜韵听得面色一滞,笑容险些冻僵了。她特意只披了件薄薄的锦缎披风出来,就是嫌厚厚的毛披风会盖住自己婀娜的身段。

    “呀,这是什么啊?”女人对脂粉盒子总是有种寻找猎物般的敏锐,姜韵一眼就瞧见了平彤手里的瓷盒。

    “胭脂。大小姐。”平彤一脸冷淡地回道。

    姜韵也不说话,伸了手就要把盒子拿过来,没想到平彤拽得紧紧的,她更来了劲儿。

    两相争执,只听一声清脆的“啪”,盒子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,杏子色的胭脂碎成一小块一小块,铺在暗青色的石板上分外扎眼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世孙刚送给姑娘的!”平彤低呼一声,蹲下身子想把它重新拾起。

    姜韵一听这话,脑子里猛然炸开,轰轰乱响。陆玉武站起身来看看打碎的胭脂,又看看姜韵,浓黑的眉毛紧蹙。

    “都怪这小丫头,谁叫她不拿稳的!”姜韵一脚往平彤腰上踢去,平彤正蹲在地上,一个不受力,斜喇喇地歪向一边,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石板上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这是做什么?”姜承钰容不得旁人欺负平彤。

    平彤给摔得龇牙咧嘴,腰也火辣辣地疼。承钰忙要去拉平彤,陆玉武已伸了手,帮她拉把平彤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韵气急败坏,一张脸急得紫涨。

    “承钰,外边凉。咱们回屋去吧,顺便也好让你的丫鬟换身衣裳。”陆玉武说道。

    承钰应下,兄妹俩扶着平彤径自走了,没再理睬姜韵。

&n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