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这你便不用管了。你小姑母的学问极好,钰儿都是跟着她母亲学的,恐怕是你们仨跟不上钰儿。”老太太一向对幼女的才学很自信,前几日她看过承钰的字,小小年纪能写得这么一手秀雅又不失大方的小楷,想来学问也差不到哪儿去。就是绣芙现在绣的佛经,也是她让承钰先写好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去告诉你娘,让她把顾女先生请回来,明日便恢复上学吧。”孙步玥还想争取,但被老太太一通话堵死,听老太太的语气,和姜承钰一起上学的事是不容商量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孙步玥垂着头答应道。原想领着两个堂妹给祖母告辞,孙步琴却让她俩先走,说自己要再和承钰姐姐玩会儿。

    就刚才的事她还没教训孙步琴,这会儿又主动要找姜承钰玩儿,孙步玥气不打一处来,但转念想到反正不是自己的亲妹妹,她也不想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,瞥了两人一眼,抬脚便走了。孙步瑶又想拉妹妹,又想追姐姐,一边孙步琴很坚定地要和姜承钰玩儿,一边孙步玥越走越远,她最后还是选择出门追上孙步玥,至于妹妹,晚上回去再好好教训。

    晚间承钰回屋,发现有许多东西要准备,但是又毫无头绪。明日开始上女学要用的笔墨纸砚,女红师傅教习要用的绣绷子,针线,以及老太太请来的教引嬷嬷要来教她规矩礼仪。一时间要忙了起来,她竟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姑娘,您在担心什么?”绣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承钰敷衍道,不经意间她瞥见镜子里一张焦头烂额的小脸,眉头紧紧蹙着,像有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,自己也觉得好笑,到底在忧虑什么?

    重生一世,唯一能让她忧虑的也就只有前世的孽债——孙涵。但这件事这个人,她不能和任何人说,否则怕是会被当作妖物沉塘,也只能是她自己步步小心,把路走稳。沉下心细想,她努力宽慰起自己来。

    要说女学和族学虽同在东跨院,但毕竟族学才是正经。当年第一任卫国公举大资兴办的学堂,又请来名师鸿儒任教,不只孙家族中子弟,就连其他贵族也把孩子往孙家族学送,所以族学面积占了大半,而女学只有国公府的几位小姐在读,只在东跨院占了一个小小的角落,离族学还差了很长距离,只要她乖乖的不走动,应该是遇不上孙涵的。

    孙涵是孙氏旁支的一脉,他父亲在他十岁时染病去世,留下他和继母相依为命。他继母尚且年轻,家里又没什么财产,为了他读书的事便求到老太太那里。老太太是菩萨心肠的人,便让高氏免了他的学费,送他入学,孙涵母子便在国公府毗邻的胡同里赁了屋子住下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遇上的。承钰临睡前仍不停安慰自己,辗转了好一阵才合目安眠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上女学的地方叫枕雨阁,在东跨院出了角门的一个小院落里,因为人少,就把堂屋腾了出来,摆上几张黄花梨嵌镙钿牙石花鸟长书案,女先生周旋于书案讲课,丫鬟们把笔墨书本搁在桌上就退了出去,留下姑娘们伏案听讲。

    顾女先生本名顾文茵,正值二十四五的花信年华,却独身一人,仍未出嫁。承钰记得前世听琴儿说过,这位女先生家道中落,又被未婚夫家退了婚,她伤了心发誓不再嫁人,而家中又养不起一个老姑娘,恰逢卫国公府招女先生,她自小熟读诗书,满腹芳华,因此来应征了这个先生。

    不过很久之后她又听过另一个版本。这个版本和琴儿说的相差无二,唯一的出处便是说这位顾女先生不再嫁人,不是因为被退婚伤了心,而是对未婚夫痴心一片,还在等着那个负心汉回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版本,总之这位顾女先生在承钰的印象中一向如一朵芙蕖般清雅高洁,承钰对她一向有好感。

    稍一恍神,姜承钰便没听到顾女先生刚才讲的内容,而顾女先生很明显注意到了承钰的走神,走到她书案旁,食指轻轻扣了扣桌子,请她起来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讲的诗句,你认为是什么意思呢?”顾文茵当然没指望姜承钰刚学就能答出意思,姜承钰走神,恐怕连诗句是哪一句也说不上来,她只是想小小地警示一下,让她上课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承钰脸“腾”地便绯红一片,第一次上课,她并不想给顾女先生留下不好的印象。往右看了一眼,是孙步玥漫不经心而幸灾乐祸的模样,再往左看,竟是步琴小小的手指在指着书卷上的一句诗。

    瞄清楚了,承钰松了口气,这首诗她读过,于是答道:“‘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’是诗人在告诫,春心不要和春花争着萌发,片片相思都会化为灰烬。”

    前世她刚念这句诗的时候,还是在待字闺中之时,当时未经人事,还觉得古人的诗写得不对,春花只会越开越繁茂,相思也会得到相思之人的回应。嫁给孙涵的后几年,她偶然再读到这句诗,才读透其中的凄楚之意。而那时事已落定,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昔日的相思在漫漫内宅燃为灰烬。

    承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