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样式图案?”

    小丫头软软糯糯的一通话说得他心里的不甘心也没了,他一定得要双比这鞋子更好看更舒适的靴子。陆玉武支肘认真地思考起来,云纹吗?竹叶吗?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绣松柏野鹤?”承钰歪着脑袋笑眯眯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陆玉武连连摆手,“可别。”腰佩也就罢了,别人不细看不会发现,靴子太显眼,到时候让军营里的战友们看到,他的靴子上绣着老人家喜欢的松鹤延年,岂不得笑话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总之别绣就是。”陆玉武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不绣松鹤延年,那就绣蝙蝠,桃子和仙鹤,福气多,长寿长,寓意福寿延年。承钰为这个想法感到满意,挤眼一笑,桃花眼亮晶晶地闪了一下,把陆玉武看得呆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舍不得啊。他心底悄悄地叹息。

    此去不知多久才能回,或许回来时小丫头已经长大了,不知她长大后又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前边正厅人声喧闹,衣香鬓影,贵女们挤在一处,身上的香粉都能把人熏坏。承钰不想再去了,干脆拉着陆玉武下棋。

    上回在船上,她明显感觉到他是在让着自己,心里一直不服气。来金陵几个月,她和外祖母下过几回棋。外祖母吹嘘自己棋艺高超,结果一比之下,她的水平比自己这个小孩子还糟糕。

    那是谁给的外祖母自信?难道从前外祖父陪她下棋,也总是这么让着她?

    后来到富海馆帮孙怀蔚借书,她偶然发现了一本棋谱,看起来应该是孤本。前朝遗物啊,承钰喜滋滋地捧回来,虽然深奥难懂,但往往看懂一局就能进益许多。

    今天她撸了袖子,要实战一番,看看自己到底进益了多少。

    平彤上来把墨玉黑白棋子摆好,承钰跃跃欲试,才走了没几步,便被陆玉武毫不留情地挫了气焰,气得她把袖子卷高,眉头蹙得紧紧,棋局走到最后,墨玉的棋子沾了手心的汗,莹莹光滑,差点从手里溜掉。

    陆玉武气定神闲地落下最后一颗棋子时,悠悠地叹了口气,摇摇头,“妹妹还是没长进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再来!”承钰不甘心,觉得这一局没发挥好,重整棋子,逮着陆玉武陪她杀了一局又一局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平彤偷偷掩嘴打了个哈欠,眼睛里水雾弥漫,见自家主子仍托着下巴,提着口气,紧张地和世孙对弈。

    “承钰,你饿了吗?”

    承钰恍若未闻,过了会儿,手里的棋子落定,才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刚才怎么听见打雷声。”

    “打雷声?”话音刚落,她就听见自己肚里“咕咕咕”传来一阵空响。

    看来还真是饿了。“什么时辰了?”她转头问边上的平彤。

    “快午时了,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都快午时了。”承钰看着眼前的残局,虽然胜负了然可见,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。不过想到前边孙步玥的及笄礼快开始了,也就恹恹的弃了棋局,说道,“玉武哥哥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陆玉武启唇轻笑,眸光里闪着得逞的小兴奋。

    赶到正厅时,已经开礼了,大孙氏手拿一支鎏金珍珠钗环,轻轻插进孙步玥茂密乌黑的青丝中,四周宾客礼貌地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高氏上前申戒辞,教以“妇德,妇容,妇功,妇言。”

    这般德行的母亲教这般德行的女儿,承钰看在眼里,不经闪过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突然感觉边上有人戳了戳自己的肩头,承钰抬起头,原来是陆玉武,他悄悄问承钰道:“傻妹妹,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总是输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一句话吊起了承钰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.我没有让着你呀。”陆玉武狡黠一笑,看一眼承钰气鼓鼓的脸蛋,又扬起棱角分明的侧脸,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。

    承钰确实气得歪嘴,“那你为什么不让着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高兴,不高兴你给别人做鞋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还在为鞋子的事耿耿于怀,承钰气结,嘟着嘴不再说话,实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大孩子说话。

    金陵的姐姐们,你们可得擦亮眼睛看清楚啊,千万别被这人一张春花秋月的俊美面容欺骗了,心眼小着呢!

    陆玉武见承钰不说话了,焦急起来,又戳了戳她,见她不再理睬,急道:“我没有不高兴了,你好歹理我一理呀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承钰把头转向另一边,下巴微扬,就是不看他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。”祖父检查剑术拳法都没这么紧张过,小丫头可别再也不睬他了。

    高氏还在训话,承钰却发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