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不远处有只小胖手,偷偷摸了桌上的点心,东张西望地吃着。

    “琴儿!”她从孙步琴后边绕过去,故意吓她一跳。小女孩儿果然给吓着了,吃了一半的点心掉到了地上,发现来人是表姐之后,又看看躺在地上的点心,满脸懊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馋猫,一会儿就可以吃午饭了。”承钰拍拍她的头。重生以来,总是别人在摸她的头,整个国公府里,能乖乖让她也摸摸头的只有这个胖表妹了。

    孙步玥从开礼之后一直心不在焉,眼睛瞟来瞟去地找陆玉武的身影,刚才好不容易看见了,娘一上来训话,又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都行及笄礼了呀,成年了,娘到底什么时候能把亲事说下来呀,她巴不得明天就能嫁到世安王府。

    卫国公府热闹了大半日,午后宾客尽散,陆玉武也得走了,临走时从男宾席绕到女宾席,追着承钰问她还生不生气,她本来想严肃的脸再也绷不住了,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,吓你的。”承钰也学他之前狡黠的一笑,“下月你再来,靴子就做好了,我给你在里面加层绒布好不好,听说漠北苦寒,你穿了就不会冻着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告别的时候他又听到心底那声叹息:我舍不得啊。

    承钰的靴子还没动手,第二天一早便有世安王府的人来报,说昨晚边关八百里加急,北匈奴再犯大夏边境,皇帝陛下连夜急召王爷,命王爷即刻出征,冥时初王府门前浩浩荡荡的大军便往北出发了。

    早饭桌上,承钰还没醒透,迷糊着脑袋听到这一消息时,浑身一震。他就这么走了?昨天自己还在跟他怄气。几个时辰前就走了,那会儿她还裹在被窝里睡得正安稳呢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王府又派了人来,提着大盒小盒的东西,还有一封信给承钰。她展开来看,正是陆玉武的笔迹:妹妹落发,吾实心疼,今日送来补品,望妹妹好生养着。

    要出征了还在担心她的头发。承钰放下信纸,叹了口气,天底下还能找出这般好的哥哥?

    “外祖母,一会儿我想跟您一起去小佛堂,我要为玉武哥哥祷告,保佑他平安归来。”承钰满心虔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秋尽冬来,从丹桂飘香的九月到寒风凛冽的十一月,承钰每日都会到佛堂,跪在佛像前为陆玉武祷告。后来孙步玥也来了,和承钰抢着跪,拜得真诚又庄重。起初半月,她日日红肿着一双眼睛,听底下的小丫鬟说,大姑娘担心王府的世孙,每晚都对着北面垂泪。

    这还没嫁呢。她不禁感叹,玥姑娘一片痴心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既然外祖母之前发过话,说明年再去上女学也可,她就乖乖听话,每天窝在屋里做针线,看书,趁外祖母午休溜去小花园找孙怀蔚。

    孙步琴对表姐的悠闲日子大为不满,嚷到老太太那儿,老太太宽容地笑了笑,对她说表姐生了病,身子不好,宜静养,稚气的步琴顿时闹着要找砒霜吃,把郭氏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十一月的天冷冽冽的,空气里凝了层薄冰,幸而午后冬阳尚暖,老太太午休后,承钰便如常去小花园。

    她和孙怀蔚在荷花池边度过了岁月静好的两个月。这两个月里,孙怀蔚手上的书换了一本又一本,承钰的鞋子做了一双又一双。时间始终静静的,或许是因为幼年开始不说话的缘故,孙怀蔚现在仍是不爱说话,承钰问一句,他才会简单地答半句。

    隆冬时节,天气越来越冷,她先把给陆玉武承诺的那双绒布靴子做好,等着他凯旋归来之日再送给他。接着又陆陆续续给外祖母,孙怀蔚和琴儿做起鞋子。只是出来小花园,她要做针线戴不了手套,绣针滞涩在冻僵的手中,好半天也绣不了几针。

    抬头看孙怀蔚,他穿了件石青色的袄子,脚上是她给做的那双黑色圆头布鞋,白皙修长的手里拿着一卷书卷,正站在池边默看。

    “二表哥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闻声抬起头来,干净的脸上眉目乌浓,只是鼻子被冻得通红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行啊,过段时间若是下起雪来,难不成还立在鹅毛大雪中读书?

    书他是带不回去的,因为会引人怀疑,每日都只有先来小花园等着,平彤会早早地把书从承钰房里带来给他,傍晚又来拿走。

    凝辉院最南端的一排倒座房,是丫鬟们住的地方,刚来时听平彤说起过,国公府下人住的地方都比泉州的好上千倍。房间又多又宽敞,一人一间还能有余。不如就让二表哥去那儿读书?

    丫鬟的房间虽然不设地龙,但好歹有四壁遮挡住寒风,实在冷了还可以悄悄生个炉子。二表哥早来晚去,避过丫鬟们的作息时间,应该不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法子有了,承钰便让平彤着手安排。早在承钰去富海馆借书时,平彤便也知道了秘密。不过承钰信得过她,这样一来百利无害,给孙怀蔚捎起书来也更方便。平彤之前还老爱和孙怀蔚争口角,如今发现他不仅不傻,还是个聪颖智慧的秀才,不然这么厚的书本他怎么翻得下去,因此对他一改常态,会恭敬地唤他一声二少爷。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