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承钰愁思难解,裹着樱粉色绣锦鲤的锦缎被子,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得入眠。后半夜里下起雪来,伴着窗外廊下雪花悉悉索索的声音,朦朦胧胧间她才逐渐睡去。

    次日晨起,雪落得断断续续,莲子米大小的雪花细细地飘扬,容芷伺候自家少爷洗漱穿衣,临他出门前,又为他添了件石青色的软毛披风。

    来孙怀蔚身边伺候也有小半年了,容芷惊奇地发现二少爷长高了不少,如今得踮着脚尖给他披上披风了。

    含着微笑为他系上披风的系带,孙怀蔚下巴微扬,容芷看着他光洁白皙的一段脖颈,脸不自禁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孙怀蔚并没在意,穿好披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偏院,容芷沉溺幻想,看着那个翩翩的背影去了好远,才猛然想起,拿了伞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伞。”

    容芷把伞递过去,孙怀蔚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,也没接过,转身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握着伞在后面叹息了一声。有时她觉得自家少爷真不傻,她小时候在村里见过的傻子,一个个歪嘴流涎,满嘴糊话,而二少爷作息很规律,又极爱干净,不过是被人打了不知道叫疼,冻着饿着不知道吱声,不喜欢和人相处,又不会说话,显得冷情淡漠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勋贵世族的子弟来说,这比养出一个纨绔更不值得人费心思。纨绔尚还打骂两句,这样一个呆子,走在路上,旁人不过如看到草丛边跳过去一只蚱蜢,丝毫不会有人关注。

    因为不想见到太多的人,孙怀蔚一向从小花园走到凝辉院的后院,再去正院。今天的路一如往日般寂静,小径无人来往,积了厚厚一层雪,他放慢步子,走得小心翼翼。跌倒就不好了,一会儿小丫头见着该着急了,一定会着急忙慌地找药给他擦上。

    想到承钰担心的小模样,他嘴角上扬,自己也没发现自己在笑。恍惚间记起六七年前的那个冬天,他牵着妹妹在雪地里走,妹妹踩滑了,连带着他也摔在地上,不过幸好他当了妹妹的肉垫,妹妹摔在他身上,而他的脸在边上的假山石头上蹭破了一块皮。

    当时妹妹也是一副火烧眉毛的模样,皱着小眉头往他伤口处吹凉气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后脑勺处突然传来一阵暴击,他猝不及防,被打得往前一个踉跄,跌倒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转头还没看清来人是谁,又是一阵不留情的拳头密密麻麻砸在眼睛上,鼻子上,脸颊上。他想反抗,但看清人脸后,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成日在祖母面前晃,我叫你成日讨祖母喜欢……”是孙怀薪的声音。他昨晚回去憋了一整晚的闷气,明明祖母要放他出去了,他还打算砸了湖面的冰好摸鱼,这下好了,就因为眼前这个人,计划只能作罢,他只能在家闷着听母亲数落。

    他孙怀薪是谁?堂堂卫国公府嫡次子,从来在国公府横着走没人敢拦的二少爷。被打的这个人又是谁,脑子也没有,就害得他又被关了禁闭,还从二少爷生生掉到了三少爷。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!

    昨晚他就打听好了孙怀蔚的作息,一早起来也没洗漱,裹了衣服就在偏院外头等着他,一路跟来这儿,彻底没人时再也忍不住,一拳问候了上去。

    脚下的人被打得蜷缩成一团,手臂紧紧护住自己的头。孙怀薪打得没了力气,孙怀蔚又用手把头脸挡住了,他也没力气掰开,干脆换成脚踢。他今日穿的云纹靴很厚重,一脚一脚地砸在孙怀蔚身上,觉得很是过瘾。

    “观砚,你来,我没力气了。”孙怀薪气喘吁吁地朝小厮招手。

    观砚抱着两只手,大有不忍,怯怯道:“三少爷,算了吧,我看这人都打得不叫唤了。”

    孙怀薪眉毛倒竖,斥道:“吃里扒外的东西,连你也叫我三少爷了,还不听我使唤了是吧?”

    观砚看自家少爷在雪地里脱了鞋朝他扔来,吓得慌忙一躲,鞋飞出老远,他又躬着腰跑出去捡回来。

    孙怀薪把鞋穿上,朝地上蜷着的一团肉努了努嘴,命令道:“去,给我接着打,打到爷我消气为止。”

    观砚走上前去,心情忐忑。虽说他是听从主子的话,但这里躺着的毕竟也是个主子。犹犹豫豫的,他伸出手往孙怀蔚背上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石青色软毛披风裹着的人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捶背呢!”孙怀薪吼了声,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他又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早上没吃饭呢!”

    观砚回头怯怯道;“奴才确实没吃,少爷。”

    孙怀薪气得想打他。

    观砚瞅着地上的人,觉得他怪可怜的,雪又下得大了,铺满了石青色的披风,像给人盖了层薄薄的棉絮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饿了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