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?雪大了,咱们回去吧,待会冻着您就不好了。”观砚小心提议道。

    孙怀薪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,听他这么一说,也确实觉得肚子饿了,刚才打了人又耗了一身气力,于是摆摆手说道:“回去把。下回碰见再打,今天是没打够的。”

    观砚尾随着自家少爷离去,时不时回头,直到雪地里的人快消失在视线里,他才看到那团石青色似乎动了两动。

    孙怀蔚试着动了动手臂,手臂替头脸挡住了拳头,虽然穿了厚厚的袄,但还是一阵酸痛。上半身勉强撑着起来了,想站起时,却发现双腿痛到极致,不自禁打起抖来。

    刚才孙怀薪一拳一脚,不知腿上中了几十脚。狰狞着脸,他手臂撑在雪里站了起来,扶着边上的假山石头,一层不薄的雪花顺着他的披风滑落下来,更多的则是已化了雪水,浸湿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去吗?小丫头见了一定会急坏的,而且还会追问是谁打了他。想到凝辉院里养尊处优的老太婆,他嘴角扯过一丝冷笑,就算说了又如何,她为了维护长子的脸面嫁祸于他这个不起眼的庶孙,更一不见得她会为了无关紧要的庶孙责罚嫡亲孙子。

    罢了。他摇摇头,决定径直回扶摇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他或扶着水磨石墙,或扶着廊上的朱漆大柱,走得跌跌撞撞,好几次还是支撑不住摔在了地上。而路过的丫鬟们似乎视他为洪水猛兽,避之不及,唯恐沦为源儿那种下场。

    “瞧他脸上的伤?不会是又强迫了谁,被人打了吧?”有丫鬟掩嘴和另一个丫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丫鬟有这么大的力气呀?要我说,这该是哪个婆子打的吧。”另一个丫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清早的,他就出去招惹婆子。”丫鬟嘻嘻两声笑,“反正我是没这么大力气打人的,要是我遇见了,我就咬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咬他做什么,还不如从了他,说不定大太太会抬你个姨娘做,到时你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”笑声渐浓。

    “胡说,你才是麻雀呢。”

    女子声音本就娇俏清越,不轻不浅地落在孙怀蔚耳朵里,少年扶着廊柱的手骨节凸出,白森森的裹着层淡青深紫的皮,太阳穴上青筋跳动。石雕般站了好久,他才深吸一口气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见他没来,一定会去偏院找他,他得在她来之前回屋蒙头睡好,希望骗过她,以为是他贪睡才没去凝辉院。

    他只当她是个十岁的孩子,是他妹妹夭折时的年纪。

    孙怀蔚回房时,低着头用袖子掩了脸,不顾容芷惊诧的目光,湿衣裳也不脱,一头扎进被子里,闷头装睡。容芷走上前替他把靴子脱下,又把边角的被子掖好。她不问他为什么半途回来了,许是懒了,许是雪太大了,就算她问了,他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他在等承钰,却又希望她别来,雪下得太大了,若是她走滑了,自己也不能赶去当肉垫给她垫着。

    但承钰还是来了,焦急地问他怎么了,容芷被她叫了下去,屋门一关,只有她和平彤,他就可以说话了。

    孙怀蔚只闷在被子里,说了句:“雪大,困了。”

    雪大?困了?把她当十岁的孩子骗呢?虽然和他只相处了小半年,但他是什么样的人,承钰自认还是有几分了解的。夏日里小花园子酷暑难耐,他也坚持守在那儿,这会儿因为一个雪大就不去了?

    她可不信,上去就要掀他的被子。

    被子里的孙怀蔚当然猜不到十岁表妹里头的芯儿是有二十来岁,想把她当妹妹一样糊弄是不能够的。

    许是没吃饭,又被人暴打了一顿,他手臂沉沉,这会儿还真拧不过细胳膊细腿儿的小丫头,一把被她掀开了锦被。

    承钰看到那张鼻青脸肿的脸时,显然吓了一跳,白皙的小手捂了半张脸,剩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惊恐地看着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谁干的?”

    孙怀蔚扯过被子,蒙住头,闷声道:“雪滑,不小心摔的。”没想到小丫头不好骗,还是让她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摔的!”眼窝鼻子嘴巴青一块紫一块,雪地里一跤能摔成这样?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打的?你说话呀。”承钰推着锦被里的人,人一动不动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又不做声,承钰气闷,坐在床边隔着被子狠狠捶了一拳,被子里的人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起来,给你擦药!”

    感觉到小丫头起身走开,孙怀蔚才探了个脑袋出来,他看见承钰穿了身月白底绣淡紫凤凰的小袄,雪白的袄裙,素净淡雅的一身打扮,忽然想起妹妹从前也爱穿白。白白的一身,跑到雪地里就找不见人了,只看到一头乌发梳成两个髻,红嘟嘟的嘴唇笑得正灿烂。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