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他开始在衣服里摸摸找找,先摸出了几块碎银子,又从靴子里摸出了几个铜板,说道:“舅舅近日手头有些紧,只有这些了,你先收下,等过几日舅舅再送了好的来。”

    承钰冷声道:“不用了,我不会告诉外祖母的。您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孙立言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我不会说的,不过不是为了舅舅您,而是我不想再让外祖母生气担心。您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叫绣桃送客,孙立言收起银子,千恩万谢地去了。

    人走后,承钰长长舒了口气。如今大舅舅不争气,外祖家想要把门庭支应下去,就必得出个进士,否则两代之内就会没落。幸而大房那边还有怀缜表哥,如今怀蔚表哥也要参加乡试,这样希望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也不知今日他过得怎样?和学堂里的同窗处得怎样?先生面前表现得怎样?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能在晨昏定省时见到他,结果连着好几日连他人影也没见着。她心里暗暗生气,难不成因为自己让他抓紧时间,他就真不来了?

    后来才听二舅母说起,二舅舅找了些关系,弄到了国子监旁听的名额,怀缜表哥便带着孙怀蔚去了一同去了国子监。

    到第七八日,承钰吃着甜甜的红豆莲子粥也觉得没了滋味儿。日复一日地去上课,下学做女红,以及,想见他。

    眨眼过了正月,日渐和暖。一日黄昏,她在临窗书案上隔着薄薄的纸写孙怀蔚的描红,忽然听见有人进来,还以为是外祖母那边的人来传饭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告诉外祖母我写完这张就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走没走,承钰写得专心,也没大注意,直到她听到身边有浅浅的呼吸声,闻到一股好闻的墨香。

    抬眼一看,少年一张清俊的脸庞映了半壁夕阳,眉峰沾染上温暖的金色,变得柔和起来。薄唇轻扬,梨涡隐现,正俯身在旁,负手瞧她写的字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!”承钰展颜笑道,惊喜地从红木圆凳上跳起来,差点撞着孙怀蔚的头。

    少年往后退了一步,低头看几日不见的小姑娘。仲春闰月,她换下了厚棉袄,穿了身浅碧色绣兰草褙子,外边罩了件月白色的细棉小褂,越发显得身量楚楚,清秀怜人。

    孙怀蔚淡淡一笑,问道:“我的字练着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你那字是男儿写的,对我这个闺阁来说却太过遒劲浑厚,我要练也得找隽秀一些的梅花小楷来练。”承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练?”孙怀蔚眼睛瞅了瞅书案上摊着的字帖。

    “顾女先生说我的字太小气,正好发现你的字大气,我就顺手拿来练练,却是不会常写的。”承钰心里堵着气,气他走了这么几日,一点消息也没有,嘴上就是不想顺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不过你。”孙怀蔚写的是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看书案上的纸上赫然写着“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”,知道她已快将他的描红写完,并不和她争辩,只是微笑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承钰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别转脸收拾书案,一面问道:“你和怀缜表哥去了国子监,那里好吗?你有学到什么?”

    那里好吗?对于真心求学的人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,不过也让他提前见识了日后的情景,文官拉邦结党,同乡,同窗,师生,没有一个人会是单出来的。,与派别的争斗从进入国子监那一刻就开始萌芽。他这次作为旁听生,也算冷眼瞧尽了。

    罢了,和小丫头说这些也无益,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,他拍了拍她的脑袋,说道:“学到不少。好了,咱们现在去找祖母,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带着承钰去到凝辉院正房时,孙怀缜已经端坐在下首的紫檀木雕卷草纹太师椅上,见表妹来了,站起身行礼问了声,眉眼间淡淡的,不带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他一定还为着高氏的事疏离自己,但她自认对高氏的事问心无愧,也就没觉得亏欠了他什么,既然他要这般态度,以后远着他一些也罢了。承钰心里轻轻叹息,面上淡淡地回礼问好。

    老太太坐在上首,见儿孙间膈应起来,心里自然不大高兴,说道:“缜哥儿留在这儿用饭吧,祖母让厨房再加道你爱吃的江米酿鸭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祖母。”孙怀缜站起身,说道,“妹妹近日来信,想让我去恒清山看看母亲,顺道接她回来。我打算今晚便动身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听说一怔,不过很快恢复了面色,说道:“你想去便去吧,让二门外的把马车备好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孙怀缜和祖母道了别,又向孙怀蔚和承钰拱手告辞,临出门前却被祖母叫住。

    “虽说如今已是仲春,到底晚来天凉,叫你丫鬟给你添件披风再去。”老太太叮嘱道,一脚跨出门槛的孙怀缜显然愣了愣,随即点头应是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晚饭的桌上虽比平时多了孙怀蔚,但承钰总觉得有几分冷清。旁边的祖孙俩一问一答,言语礼貌而节制,实在感受不到什么温情。听得尴尬,她便只顾埋头吃饭,今晚的水晶肘子实在美味,厨娘下午便开始炖着,此时已是香软酥骨,不知不觉就吃了小半。

    筷子正要再夹一小块时,还没落到肉上,盛肘子的盘子却被人挪了开,承钰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带着些微恼怒地抬眼寻去,正撞上孙怀蔚清冷的眉眼,他薄唇轻启,声调不高却十足的严厉:“不许再吃。我看你夹了不少十筷子,再吃晚上又该闹积食了。”

    承钰莫名地不敢反抗,求助似的地望着外祖母,老太太却并不帮她,也附和道:“吃些别的菜吧,这肘子油腻,吃多了又得赖辛嬷嬷给你沏红茶消食。”

    从前巴不得自己多吃些的,今日怎么两人都来约束自己。看了眼红油油的肘子,又瞧孙怀蔚把盘子移远了些,她咽了口唾沫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第二日晨起,平彤正给承钰梳头时,就有孙怀蔚那边的丫鬟过来,说是有东西交给表姑娘。

    承钰接过来一看,一沓厚厚的纸,竟又是孙怀蔚给她写的描红,不过这回全是梅花小楷,字体秀丽而不失气度,力劲依旧透过纸背。

    昨日随口提了句,今早便写了给她,他读书这么劳累,还得抽时间给她写描红,一定很累吧。承钰决定晚上亲自去厨房,煲了汤给他补补。

    下午下学归来,她果真跑去厨房,守在灶前,把一小锅珍珠鸡足足煨了半个下午,傍晚吃饭前,提着食盒欢欢喜喜去了扶摇院找孙怀蔚。

    等她到了扶摇院偏院时,容芷却说二少爷还没下学回来,她便坐在屋中的榆木雕花椅上等。闲闲地打量他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偏院是二进的小院子,正房两间打通了连在一起,中间被榆木黑漆描金人物山水的方角柜隔成卧室和书房。柜上除一些书籍外再无别的东西,她再一细看,发现这屋里竟是没有一点器皿摆件。之前怎么没发现?

    “容芷姐姐,你们二少爷这屋子怎么跟个雪洞似的,一应花瓶装饰也没有?”承钰问道。

    容芷正坐在杌子上做针线,闻言一笑,答道:“从前也是有的,后来二少爷不喜欢,叫人都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清明无一物,承钰暗道,又说:“这怎么成呢?守丧似的,改日我送两个梅瓶过来,好歹装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婢就先谢过表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边正说着话,忽然听见正院那边传来摔盆砸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承钰惊道,一时还以为是大舅母高氏在发脾气,转念想到她已经不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“今早大少爷把大小姐从恒清山那边接回来了,大小姐回来看到院儿里那几个姨娘,心里不高兴,发了一日的脾气了。”容芷漫不经心说道,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从早上到现在,我偷偷数着,大小姐砸了不下二十个瓶碗了。”

    大舅舅把他的外室都搬回家来,抬了姨娘,这事她也有所耳闻。听说都是些扬州买来的瘦马,不可能太骄横,一般的都是娇娇软软的,如今孙步玥回来,她是嫡长女,又是那样一个性子,日后少不得要骑在这些姨娘头上了。

    听说那些瘦马都是贫苦人家养不起的女孩儿,从小卖给人调教,如今又被卖给大舅舅这样的人作践,好不容易脱离外室身份,当了一房姨娘,又遇上个骄横的大小姐欺压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。”承钰还在为那些姨娘莫名感伤时,忽听容芷起身叫人,她转头看去,门外走进一个俊朗的男子。他显然也看到她了,目光淡淡,行礼道:“承钰表妹也在这儿。我来给二弟送些书。”

    承钰点点头,看他放下书便要走,也不再多管,不想又听他说道:“承钰表妹,如今我妹妹已经回来了,她始终放不下之前的事,如果她再有什么冒犯了你的事,还请你一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孙步玥放不下,也没见他孙怀缜就放下了呀?如果她再像她母亲一般要来害自己,那她也得因他今日这句请求而担待原谅吗?

    承钰心里冷笑,不想作答,短暂的安静后却响起那个熟悉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哥这话怕是说得不妥。”

    是孙怀蔚回来了。他仍是一身墨绿长衫,周身散着淡淡然的冷意,眉目疏朗清俊。向孙怀缜行了礼后,继续说道:“大哥明知你那妹妹的性子,也明知她心中放不下此事,更明知她恐会做出什么伤害承钰的事。大哥知道这一切,如今却来求承钰去宽恕未知的事,这难道不算一种情感的绑架吗?”

    孙怀缜越听眉头皱得越紧,最后眉心竖起了一道深深的纹,胸中提了口气,半晌方叹出来,面有愧色,道:“是我的不对,还请表妹莫要心生怨怼。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玥儿,定不会让她做出什么荒唐事。”

    “怀缜表哥言重了。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承钰来了你们国公府,无权无势无所依靠,只求陪在外祖母身边替亡母尽孝道,别的事我一概不管一律不问,表哥也不必太过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孙怀缜听她言语清冷,似乎不想再和自己多说,便拱手道了别离开。

    见他走了,承钰吐了口气,绷紧的脸不觉一松,见孙怀蔚朝自己走来,会心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吃过饭了吗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送汤来了,你没回来,我就等着你啊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看了眼桌上放的刻花莲瓣盅,道:“这种琐事叫丫鬟就好,何必你亲自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我来吗?”

    孙怀蔚摇摇头,没说话,转头却看承钰把肘撑在雕花椅间的方桌上,双手抱腮地巴巴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妹妹从前也爱这样用手托着下巴,不过往往在发呆。他有一时的失神,恍惚过后站起来拍了拍承钰的脑袋,说道:“今天就在我这儿用饭吧。”

    掌灯时分承钰吃得饱饱的回了凝辉院,明明她是专门给他炖的珍珠鸡,他喝了两口汤后,大半的鸡肉却都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看来下次送了汤,不宜留在那儿一起吃,承钰心里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闰月到七月的五月时光,春夏流转,承钰从薄袄换成了轻衫,日复一日地上学,做针线,以及坚持每晚给孙怀蔚炖盅补品送去。

    女学里一直不见孙步玥的身影,她除了每月一次去恒清山探望她母亲,平时连扶摇院的院门也不迈,整日关在屋里对着金箔贴身的菩萨念经。外祖母和二舅母给她看了几户人家,都被她严辞拒绝,害得长辈们以为她要做苦行僧。

    段越珊在顾女先生的苦心教导下,小半年来终于有所成就,能把一首词正确地读出来,一手狗爬字也有了明显的改善。

    三月收到泉州的信,父亲说二月里杜姨娘和沈姐姐前后脚生了小宝宝,杜姨娘生的姐儿,单名一个“蓉”字,沈姐姐则生了一个哥儿,取名姜承礼。四月里琴丫头过十岁生辰,府中小小地热闹了一场。五月里孙步瑶行了及笄礼,二舅母已经为她定下亲事,是户部侍郎的次子,今年年底就出嫁。

    还有大舅舅房里的亦兰姐姐生下一个姐儿,不过病怏怏的怕养不活。三舅母也生了,是个男孩儿,取名孙敏。外祖母喜得大摆宴席,连着五日的流水宴吃下来,她只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在往外淌。

    “六月嘛,月底是你母亲的生辰,国公府一家子人都去贺寿,连外祖母也去了。”承钰写到这里,想了想,似乎没什么事情可说了,于是在末尾提笔结尾道:“钰安好,勿念。望表兄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写完后她把不薄的一叠信纸塞进信封,吩咐绣桃找人往宣府镇寄去,心里估摸着玉武哥哥收到信时,恐怕都在吃月饼了。

    这小半年里他寄了不下十来封信,不过信上都让她不用回,因为行军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