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

    他一颗心突然抽了抽,痛得很。其他人都瞒得严严实实的固然好,可他怎么糊涂得连小丫头也瞒了。这个世上唯一会担心他的人,更不应该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抬头看她一双桃花眼哭得红肿如核桃,眼角还断断续续地溢着泪花,说道:“别哭了,眼睛哭肿了不好看,再哭就丑得没人娶了。”

    承钰经他这么一说,才想起每回大哭之后眼睛便会肿得很难看,心里后悔怎么一时失控,在他面前哭得跟个孩子似的,忙转过身又擦干净了脸。

    “呸!你才没人娶呢!”情绪平静下来后,想到他刚才说的话,忙羞得啐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没人娶的。”孙怀蔚听她声音,虽然带了哭后的浓浓鼻音,不过应该没在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你不相信我啊。我说过一定会中个举子回来,就不会失信于你。”孙怀蔚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还有理了。”承钰边说边把身子转回来,想到此时眼睛不好看,又忙转过去,“反正我说不过你,二少爷以后要怎么样,随便好了,我也不会再为你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捷报想必表姑娘也不想看了。”她听到背后有窸窸簌簌纸张展开的声音,还是忍不住转过去,一把拿过孙怀蔚手里的红纸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看?这是我辛苦盼了一个月才盼来的。”前世她也看过孙涵的捷报,是拿在孙涵母亲手里,她在旁边偷偷瞥了几眼,纸上写的二甲十八名,进士出身。而如今让她拿在手里的才真正觉得踏实无比。

    红纸上的喜讯跃然眼中,南直隶解元啊,京城连登黄甲,等明日的鹿鸣宴一过,孙怀蔚这三个字便不再囿于国公府,而是扬名大夏朝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她激动得打了个寒颤。把捷报放回他手里,她说道:“明天你就要去鹿鸣宴了,我新给你做了一双鞋子,你穿那双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终于没生气了,孙怀蔚心里长长舒了口气,笑着看她肿肿的眼睛,觉得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他去参加鹿鸣宴,容芷拿出昨晚送来的新鞋,是双云纹圆头鞋,不知她什么时候做的,穿上竟有些小了,略走两步便绷得紧,一双脚把鞋面撑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容芷见状,拿出另一双她做的鞋子让孙怀蔚换上,他摆了摆手,说道:“无妨,就穿这双吧。”说完抬脚便走,出门时见孙怀缜已在角门处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他说完向孙怀缜行了礼。虽然乡试的排名远在他前面,但兄友弟恭的礼节他还是要遵守。

    孙怀缜则淡淡点了点头,说道:“咱们去给外祖母请过安便出发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来到凝辉院,老太太正在用早饭,承钰坐在一边喝香软的红豆莲子粥,看到孙怀蔚来了,他和孙怀缜都是一身净面锦缎直裰,不过孙怀蔚腰间多了一个墨绿色垂银白穗子的香囊,她暗地笑了声,又看他脚下,果然穿着她昨晚给的新鞋。

    视线上移,发现他也望自己笑了笑,被外祖母点到名,又立马换了副严肃正经的面容,垂手听老人叮嘱。她笑得更乐了,心里啐一句“假正经”。

    外祖母说起昨日客多,没来得及给封红,如今辛嬷嬷拿出来,一人一个,承钰瞧在眼里,两人的封红似乎一样的厚。不同名次,相同分量,外祖母这是表示一视同仁还是仍不重视二表哥?

    两人接过封红道了谢,最后作揖告辞,出发去巡抚衙门参加鹿鸣宴。

    早饭过后三舅母抱着敏哥儿来请安,在老太太屋里坐了会儿。敏哥儿生得白白嫩嫩,胖脸两边的肉垂下来,下巴也缀了坨圆圆的肉,小嘴微张,时不时淌出晶亮的口水。

    重生一世,承钰还是第一次有和襁褓婴儿接触的机会。她不由想起前世被流掉的孩子,七个月,都成形了,听下人们说,那是个男孩儿。

    她心里难过,看到乖巧可爱的敏哥儿更是心生怜爱,常常抢着要抱,敏哥儿似乎也很喜欢她,让她抱着不哭不闹,好几次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,似乎有心想记住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难得钰姐儿和敏哥儿这么亲近,倒是他那几个堂姐从来不肯抱他。”卢氏笑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她自生产后,身子圆润了不少,但又不会显得太过,该翘的翘,该凸的凸,哪里都圆得恰到好处。怕老三已经馋得不行了,说不定明后年又能抱个哥儿。这么一想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琴儿她们自己都还是小孩子,哪里会抱比她们更小的孩子呢。”承钰笑道,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钰姐儿这话说得自己就不是个孩子似的。”卢氏笑她,她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是啊,她明明是个二十岁的女子,却困在十二三的小身体里,许多事情都做不得主。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