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们戴着帷帽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点头,道,“若是想吃点心了,让人买回来就是,你们日渐大了,尽量别在外面抛头露面,有失大体。”

    “外祖母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听着两人的对话微微笑了笑。还是爱吃点心,还是讨厌听戏,还是喜欢对外祖母撒娇,除了身量模样长开了,内里还是他的承钰妹妹。

    这么想时,初见面的那点近乡情怯消减了些许,他正想说话,自外面又进来一个人,绫罗裹身,珠环翠绕,打扮得很是娇艳。

    “武表哥。”孙步玥激动得身子小小地颤抖,屈膝施礼时觉得腿软软的,她是太欣喜了。

    “步玥表妹。”陆玉武淡然地回了礼。

    “武表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孙步玥说得有些急,一张娇花般的红唇微张,俏脸明媚而张扬。

    陆玉武仍淡淡道:“今日刚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走吗?”

    他眉心微沉,简略说道:“这得看祖父安排。”

    太师椅上的老太太却说道:“别等你祖父发话了,好好的京城不待去那荒地做什么!这次回来你有军功在身,大将军也封了,怎么样也让皇上给你封个京官,业立了,该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陆玉武倒没觉得什么,孙步玥听到“成家”二字却面色微红。

    承钰看着她牛皮糖般黏着陆玉武,内心陡然生出一股厌恶。前世她刚来国公府时,孙步玥就是这般对玉武哥哥死缠烂打,可最后呢,她让玉武哥哥娶了她,却又背叛他。

    她真想告诉他,但是怎么说呢?难不成向她坦白自己是重生回来的?

    若他真喜欢孙步玥了,大概更不会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这次回来,我好歹得给他寻亲事了。”大孙氏附和母亲,却看了承钰一眼。

    承钰浑然不觉,挨着外祖母坐下喝茶,出门一日,她还真有些渴了,端着茶盅“咕嘟咕嘟”灌了两杯。

    老太太开始回忆金陵贵女圈中有哪些适龄的女子,说了有五六个,大孙氏一一搪塞过去,一会儿各房请安的人来了,看到小姑子带着外甥回来,屋里又有一番热闹。

    陆玉武忙着应付舅舅舅母们,连承钰什么时候离开的也没发现,等母亲说时辰不早,要告辞离开时,他才发现屋里没了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幸而明日王府设宴,给他和祖父二叔接风,母亲邀了国公府一家前去,外祖母也答应了,过了今晚马上又能见到她。想到这儿,他才觉得有所期待,明天一定要找机会多和她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承钰少在外边游逛,一整日下来,小腿酸软,略坐了会儿就向外祖母告了辞,本来想再和玉武哥哥道别,但他忙于应付长辈,她也不好插话,便回了东厢房。

    一觉好眠,第二日清晨她才知道今日要去世安王府,还在吃早膳时就见孙步玥来了。她打扮得比往日更为娇艳,眉如翠羽,红唇欲滴,遍地织金的玫红色褙子罩在雪白中衣外,或许是心神愉悦的缘故,鹅蛋脸粉扑扑的,上挑的凤眼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厌恶她,但不得不承认她很美,承钰只希望这一世陆玉武千万别喜欢她。

    坐车去王府时还未到午时,本来外祖母答应要去,谁知出门前又临时变了卦,看来是老一辈的恩怨依然没有释怀,不过少了外祖母,倒多出了段越珊。她听说要去世安王府,赶鸭子似的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世安王府,大花厅中已聚了不少世家夫人小姐,一屋子沉闷的脂粉香味,段越珊一进屋就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。

    男人们在外院待客,世子夫人在内院款待女眷,因此直到吃过午饭,屋子里等着想见一面少年将军的小姐们也没能如愿。午饭后照例是听戏,承钰跟着上到二楼,喝了会儿茶就借口如厕,和段越珊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二人这点上还是很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微阴,刮着朦朦的春雨,牛毛针尖一般飘洒而下,她和段越珊把丫鬟留在楼上,伞也不要了,出来溜达。

    承钰在花园找了个凉亭坐下,打算慢慢消磨掉这个下午,她宁愿呆呆地看雨景也不想耳边有戏文聒噪,但段越珊显然是坐不住的,想拉着她在王府闲逛。

    “你要逛也得找个丫鬟带路呀,王府这么大,一会儿走丢了怎么办?”她坐在亭子里不愿走。亭子旁边是一排紫藤花架,近四月花期,紫郁郁地开得正繁茂,她忽然记起陆玉武最初给她搭的秋千似乎就是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承钰妹妹。”

    她正盯着紫藤花看得出神,忽然听有声清朗的呼唤,侧头一看,是陆玉武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玉武哥哥。”她站起身来施了个礼,旁边的段越珊看见来人傻了眼。昨天只远远看了看,没想到今日有机会接触,细看之下更觉得那张俊脸惊为天人,她咽了口唾沫,后知后觉地也施了礼。

    陆玉武认出她就是昨天盯着自己看的少女,淡淡地回报一笑,目光又迅速转回承钰身上,“你与我,不用这么多礼的。”

    承钰没说话,一时间空气里有些寂静,一个觉得没什么话说,一个窝了满心的话不知从何说。

    “我寄来的那些信,你都收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收到了。”不过从前年开始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……不给我回信?”

    “我回过,回过几封,但再也没收到你的信,想着你是不是换了地方,所以也就没再寄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一直没有收到你的信,这三年我每月都会寄一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月一封?”承钰觉得古怪,但看他诚恳的样子,不像是骗她,况且他也没有骗她的必要,那这些信都去了哪儿呢?

    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孙步玥。但孙步玥这两年都在她外祖家,不可能偷到她的往来信笺。是门房的小厮疏漏了吗?也不可能,要是疏漏,能两年来每次都疏漏,何况她和父亲那边的来信一直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“许是路途遥远,驿站遗失了吧。”陆玉武不愿看到她皱眉忧虑的模样,找个理由搪塞过去,反正如今可以见面了,信不信的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驿站能每次都遗失吗?她觉得这事有蹊跷,但和玉武哥哥这边肯定没关系,问题应该出在国公府,她回去得好好查查,这不是单纯一两封信的问题,更像是有人蓄意为之,承钰细思极恐,这府上还有人想遮她的眼蒙了她的耳?

    低头间注意到他腰间坠的红色玛瑙石,她三年前送他的,他竟然还随身戴着,看起来已有些磨损了。

    “这腰佩你还戴着?”承钰指了指问道。

    陆玉武一手托起略沉的玛瑙石,笑道:“你送我的,我就一直戴在身边。只是带兵出去得收在怀里,不然会不小心摔碎的。”

    承钰眉心微沉,觉得接不了话。她送他的,他就这样珍惜?从前只当玉武哥哥把她当妹妹宠着,如今两人都大了,他再这样说,总免不了一种深情的意味。

    希望是自己多想了,她说道:“这腰佩不如换了吧,改日我送个上乘些的玉佩给玉武哥哥。听说王爷有意让你留在金陵,日后若是在朝为官,这样普通的玛瑙石戴出去,怕要招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摩挲着晶莹的石头,心里觉得不舍,这坠子陪了他三年,虽不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