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望着郡主那张蜡黄色透着失落的面容,孙怀蔚行了个礼,淡淡道:“郡主若没有别的事,下官就带未婚妻回了。”

    禾嘉瓮了瓮唇,想叫住他,可是又怕再取其辱,这屋里还有外人在呢,只能看着他拥着怀里娇小的女子离开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她要什么没有?人生头一遭遇上了自己驾驭不了的人,她咬咬牙,失落过后却升腾起一股恨意,恨不得立刻就能占有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郡主?”孙步玥看到她一直看着门外,屋里光线暗,她那张脸更暗,也看不出什么神情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罢休的。”禾嘉扔下这么句话,也不回头再看孙步玥,径直走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这边孙怀蔚抱着承钰回了凝辉院的东厢房,出门时连孙步琴和段越珊都看得眼珠子快掉下来了。刚才孙步琴没等过一刻钟,她看着黑沉沉的门一关,自己心里也黑沉沉的,拔了脚就往大花厅去找祖母,可祖母正在和公主说话,她有点不敢进去插嘴。

    她在花厅边站了会儿,想等公主走开,可公主一直没走开,倒是把二哥等来了。二哥如今可是探花郎了,说话怎么样也有分量吧,她当即就把事情告诉二哥,二哥一听就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当时还觉得这个平日里冷着张脸的二哥原来这么有义气,可刚才怎么看他像是在占表姐的便宜?她想跟过去,却被越珊表姐拉住,越珊表姐在唇边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她更加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……”感觉到他的手臂沉稳有力,仍是紧紧地贴着她的腰身不肯松开,承钰这一路走得脚下生风,一半的力量都倚在那只手臂上的,简直就是被他提着在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被他提进屋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步琴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承钰点点头,却见他转身把屋门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孙怀蔚没有回答她,承钰看到那个高大的少年转过来,眨眼间就走到自己面前,猝不及防地被他抓进怀里,下一刻她那两瓣就被一个滚烫扑着热气的chun猛地含住,辗转啃噬着,两只大手抓着她的细腰,顷刻就要把她揉进骨子里。

    皮都快被他吮破了,承钰打打他的胸膛,他还是不放手,她只好闭了眼睛任他予取予求。他伸进来的物事又滑又热,带着她灵活转动,她忽然感觉到一种美妙的快乐,自头顶到脚下的一阵激灵,是前世和孙涵在一起时从未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孙怀蔚感觉怀里的人越来越软,温香软玉说的就是如此吧。承钰在轻轻拍他,但他不想放手,直到觉得下面有点不对劲,再不收住待会可就难受了,他这才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承钰浑身软绵绵的,因为用劲儿,现在有些乏力,只能倚在他身上。孙怀蔚两手抱住她的削肩,道:“刚才她说完那番话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回答了?我进门的时候,看到你在犹豫?”

    刚才郡主说什么话了?她有些愣,随即才想起来是说的她能让孙怀蔚少吃十年苦头的话。承钰笑了笑,她的确犹豫了,因为禾嘉郡主的话不假,她也确实在考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进来,你是不是就要答应她离开我?”孙怀蔚的目光深邃而灼热,看得她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那位郡主说得不无道理啊,若是你娶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她话还没说完,一个比刚才更猛烈有力的wen转瞬袭来,直把她弄得晕头胀脑,但是身体上的快乐是不言而喻的,她感觉小腹处有股暖流在盘旋,但是一会儿怎么觉得他贴着自己的地方有些发硬?

    是他的玉佩戳到了吗?

    承钰还在疑惑,忽然被他松开,他往后退了一步,刚才那个硬硬的东西才没再硌着她。

    孙怀蔚沉了口气,道:“日后若再有人和你说这些,你只当做没听到!你也不要想就这样离开我,就算你答应了,我也不会答应。你走到天涯海角了,我也要把你追回来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坚决果断,是丝毫没带商量的余地的,但承钰听得心里头暖暖的,眼眶一红,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天涯海角?这世上,也只有外祖母或他,会来找她吧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吗?”他感觉下面缓过来了,才敢再上前一步,把她重新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承钰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埋进他温暖的胸膛,一股沉沉的松香扑鼻,她听到他沉稳而富有节奏的心跳声,一时觉得很心安。

    “姑娘?姑娘您在屋里吗?”外面传来平彤的声音,承钰一慌,把人推了开,可两人之间刚隔出一点缝隙,又被孙怀蔚拉了回去,紧紧地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她们马上就会知道了,等客人一伞,我就去求祖母。”他凑近她耳边说道,嘴角斜了斜,露出一侧的梨涡。说完就推开了门,平彤站在门口,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承钰双腮泛红,都有些不好意思看自己的丫鬟,还是推开了他,自己在红木圆凳上坐下,低垂着头倒茶喝。

    平彤一脸呆滞地看着两个人,起初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姑娘明明已经推开二少爷坐下了,二少爷怎么又挨着姑娘坐下了,两人还靠得这样近。

    二少爷在做什么?二少爷竟然把姑娘喝了一半的残茶喝了!

    平彤很凌乱。

    “你又喝凉的,上次还没痛够?”孙怀蔚皱着眉试了试茶水,责备道,又见平彤还像个木桩子似的杵在门口,道,“愣着做什么?快给你们姑娘沏壶热茶来。”

    平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还在震惊和犹豫要不要帮姑娘把二少爷打出去,但被二少爷冷冷的目光一看,又听他吩咐,自己不知不觉就想遵从他的意思,“是”也应了一声,小跑着就去厨房端热水。

    承钰轻笑道:“我的丫鬟被你吓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却一脸不在意,反道:“与我何干,她们自己不学着习惯,日后成亲我们会时时亲昵,难道她们永远像个木桩子似的看着?”

    她被他说得脸更红了,啐道:“谁要跟你时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亲昵。”他看着她一副说不出话的娇羞模样,一时觉得很好玩,在她脸上琢了琢,“像这样。”

    承钰要打他了,他却歪了歪身子,害她扑了个空,交叠的笑声从屋里传出来,绣桃站在门外,明明是初夏温暖的夜里,她却瑟瑟发抖起来。她万没有想到姑娘和二少爷如此情深,可话已经和老太太说了,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了,只能看它最后是流到污秽的沟渠里还是干净的池子。

    希望老太太笃信她这番话,直接给姑娘和大少爷指亲才好。绣桃匆匆走过从廊下走过,蓦的刮来阵晚风,窗外那串风铃忽然“叮当”作响起来,把她的心吓得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亥时前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郭氏在屋里和老太太清点送来的贺礼单子。因为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,最差也是拿的海南明珠,只是到福乐公主的随礼时,郭氏皱了皱眉,道:“母亲,这公主送了许多书,礼单上记的全是书名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了眼,道:“公主和我说过,都是些名家孤本,送来给两个哥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孤本?那岂不是除了这儿的,天底下再也没有了?”郭氏啧啧两声,“果然公主一出手,又不落俗套又名贵,旁的人,哪赠得起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们国公府除了玥姐儿和那位郡主交好,和公主府走得也不近,公主这回来是个什么意思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其他那些不常走动的女眷来是个什么意思?”老太太看了眼媳妇,没说话。

    郭氏一下子明白过来,只是有些不敢相信,道:“公主竟是想和我们国公府联姻?只是不知道她看上的是哪位哥儿?”

    “是蔚哥儿。她虽没把意思说明白,但我也听懂了,似乎是她那郡主有意。”老太太埋头看礼单,似乎对孙儿的亲事不大上心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,蔚哥儿毕竟是皇帝陛下亲点的探花郎,人又生得英俊。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?”郭氏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蔚哥儿的亲事,他父亲在就该由他父亲去说,可是你也知道你大哥的……”如今有了两个出息的孙儿,老太太是越发觉得长子无能,为孙家做的贡献不过也就是生了他们出来。
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