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孙步玥明明看到武表哥要答应背自己了,却被段越珊给搅黄了,刚趴到她背上时,还意图挣扎一番,没想到竟被她一个巴掌拍在了屁股上。她是又羞又恼,只愿后面的武表哥没看见,不过也不敢乱动了,心里求这蛮女子快把她放下。

    段越珊一走完楼梯就把她放下,孙步玥正求之不得,脚落在地上时歪了歪,随即站稳了,却听到她冷哼了一声,道:“原来膝盖没事啊,还能站。”

    这时承钰牵着琴儿,陆玉武跟在后面已经下来了,孙步玥又立马弯下腰捂着膝盖呼痛,不过没人搭理她,都从她身边走了过去,只有承钰转过身说了句:“步玥表姐若是还疼不如坐了车下山,找个大夫看看才好。”

    下了山岂不是失了个和武表哥相处的机会,她哪里肯?于是在人走出去几步后,她缓缓站直了身,自言自语道:“似乎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大家都知道她在耍把戏,也不想搭理她了,孙步琴还想着上去看看,但承钰已经觉得腿软了,刚才下楼时竟不自觉打起抖来,又想到要去文殊祖殿还愿,因为府中两位表哥殿试前,她到文殊菩萨前许了心愿,如今两人高中,自然要去再拜一拜。

    最后决定段越珊带着琴儿去鼓楼上玩儿,陆玉武派小厮跟着看护表妹们,自己则陪着承钰去文殊祖殿,孙步玥两边望了望,捏着裙子追上了她的武表哥。

    三人绕过钟楼来到中台的北端,到了座西朝东的文殊祖殿,承钰进殿上香添香油钱,跪在蒲团上默念有词,孙步玥想到她大哥,也跟着进去祈愿一番。而陆玉武是武将,向来也不信这些,就在殿外的回廊上静静立着等她们。

    此时大部分人都去了上院等着听高僧布经,这处的殿堂来人也少,稀稀落落,右面的回廊上只站了他一人。望着眼前的林木茂密葱茏,他却想起北边的风沙旷野,那里没有南方的小桥曲水,温婉柔美,但那里的人,物豪迈旷达,他和他的士兵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敌军来了二话不说操刀子就跨马上阵。

    而南边太温柔了,竟养出这么群饱暖思淫辱的兵油子!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眉头已经蹙得很紧,直到余光瞥见繁密花木的小径中走出个黄衣僧人,感觉那僧人似乎停在那儿正注视自己,他才略松了松眉头,侧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那僧人约莫四十来岁,一张脸既长且瘦,是受尽风霜的模样,虎口处挂了串佛珠,陆玉武看着他朝这边走来,望了望四周,并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困惑间,两人只隔了回廊的红木雕栏,僧人双手合十,微微弯腰向他鞠了一躬,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贫僧法号闻道。”

    闻道?他觉得有些熟悉,随即想起似乎就是昨日母亲提起讲经的那位高僧。

    “不知施主是否有世袭的王位在身?”

    他竟连这也猜得到?陆玉武显然有些惊讶,虽说外人看他的穿着或许能猜到他是贵家少爷,但他还只是世孙,没有亲王专用的右衽圆领服制,这位高僧能说中这点,是真有些本事,还是早打听过他了?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闻道朗声笑了,上前一步,又向他行了个礼,背一直弯曲着,信徒般虔诚的模样,合十的双手满是皱褶,陆玉武听到他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:“贫僧愿送王爷一顶白帽。”

    他是极聪慧的人,立刻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什么意思,王上加白即为“皇”,闻道竟对他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!

    陆玉武后退一步,眼看四下无人,松了口气,尽量压低声音斥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!这样的话也说得!”

    他有一刻怀疑此人是不是有人故意派来,设这样的陷阱故意诱他的,毕竟军功在身,朝中眼红的人比比皆是,只是他和祖父一向行事低调,不愿出那些风头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尚未继承王位,你的白帽子也不必送了。我今日只当没听过你这番话,你若再口出狂言,我便直接把你交去镇抚司,让你吐出背后指使之人是谁!”

    闻道抬起头,泰然一笑,道:“无人指使。”

    谁又能指使得了他?一个天生的野心家!“大丈夫不能深居大位则遁入空门”,他半生蹉跎屡次落第,归入佛门后外人只当他潜心修习佛法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的痛苦挣扎。茶叶经过沸水的浸泡开始沉淀,他在历经尘世,看尽浮云后开始等待。他在等,一个值得他辅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