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孙步玥“嗯”了一声转身便走了,心里却很高兴。上次去恒青山找母亲,母亲出了个主意,让她回府后想法子引父亲去恒青山找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父亲若是念了旧情,说不定母亲很快就能回国公府了。于是回来后找到父亲信任的那个道士,塞了他不少珠宝,让他骗哄父亲去恒青山。那道士没几日就说事情成了,她们女眷去相元寺那日,她父亲就会往山上去。

    如今丫鬟既说父亲是坐着车出门的,那应该就是去找母亲了。孙步玥嘴角含笑,把今天在寺庙出丑的懊恼也消减了几分。

    六月底大孙氏生辰,承钰又陪着外祖母她们往王府庆寿。这日晨起天十分晦暗,空气里是股挥之不去的潮闷,王府中花木繁密,潮闷中混杂了香草味儿,从角门走到内院影壁时,承钰就觉得很闷热了,额上出了些细汗。

    进屋后才发现只有姨母和玉武哥哥在,姨母这回似乎只请了娘家的亲眷。若是这样,不知道会不会不搭戏台了,承钰侥幸地想到。

    厅堂里放了冰桶,比之外面凉爽不少,见娘家的妯娌和外甥女们来了,大孙氏忙让丫鬟端来了冰镇好的酸梅汤解暑。

    卢氏因为有孕,不敢吃凉的。郭氏体胖怯热,坐下便接过丫鬟递来的冰饮,吃了几口才觉得压在胸口的闷热有所舒散,道:“这雨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落下来,每年夏季都会闷上这么几回,平白叫人心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引得女眷们讨论起京城的天气,承钰却盯着面前那碗冒着冷气,红滟滟的酸梅汤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孙怀蔚管得严,她已经一年没碰过凉的东西,更别说这样冰镇过的汤汁。她有些犹豫,拿起汤匙却又想起二表哥皱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冰凉凉的一碗喝下去,该有多畅快呀。她看了看旁边的琴儿和段越珊,已经喝得差不多了,琴儿舔了舔唇边的汁水,砸砸有味,很享受的样子,看得她更纠结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为什么不喝?”陆玉武坐在下首对面的太师椅上,发现她盯着眼前的斗彩花蝶纹小碗看了很久,拿了汤匙又放下,支肘又望望右边的表姊妹,似乎想喝又不愿意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凉了些?”因为上次的经历,他突然想到这宗,担心起来。她那体质确实不该喝这些寒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,不凉,我只是……”她只是想起孙怀蔚了,他在的话不会问,怕是见了她喝这些,直接端了碗便替她喝了干净的。算来竟然有半月没见过他了,斗彩小碗盛着碎冰,触骨生凉,她才发现这段时日的想念似乎攒得太多了,一点点小事也想起他,思念是一触即发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去净手。”她一直不敢去想他多久才能回来,因为仙人本就是飘渺无影,寻不到根头的,前几日她还听舅母们在唠家常,感叹他可能十年五载也回不来了,她当时还笑着说应该不会这么久,可现在想起来,怎么就不会有这么久呢?

    据说前朝有位皇帝也派人去过蓬莱以东寻仙人,但那些人听说是一直没再回来过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没想头,觉得再待下去恐怕会让外祖母她们看到自己落泪,借口说要出恭,起身行了个礼,便急步出了花厅。

    她只想偷偷哭一会儿,哭完就安安静静地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小的背影离开,陆玉武隐隐有些不放心,跟着追了过去。出了花厅已经看不到她了,他沿着去厕轩的路走过去,也没找到她。又转回游廊处找了找,抬头发现空中彤云密布,黑压压的一片,窗棱隔扇也罩了层阴影,他担心一会儿暴雨来了,她出来又没带伞,淋了雨怎么办。

    心里焦急,陆玉武大步地走完游廊,走到花园子,欣喜地发现那个穿着鹅黄短衫的女子正站在一株枇杷树下,桃花眼一亮,提着的一口气松了松。

    “承钰?我可算找着你了。快下雨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陆玉武快步朝那个纤细的小身影走过去,鹅黄短衫下的雪白长裙微微掀动,她没有回头,反而往前走了两步,似在避着他。

    承钰听出是他来了,不想让人看到她在哭,否则肯定会问。她上前几步,摸出绢子拭了拭眼泪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是让他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陆玉武追上来,发现她一双眼睛哭得红红的,手里把一块绢子揉得皱巴巴的,应该是刚才擦过眼泪,不过下巴那儿还有残有泪痕,他下意识伸了手想替她擦干。

    却被她避过去了。

    承钰勉强笑了笑,道:“玉武哥哥,要下雨了,回吧。”说完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