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刚才说了什么。两人定亲了?她的二哥还搂着承钰?这怎么可能呢?这怎么能行呢?他连碰都舍不得碰的小丫头,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去搂她!她还没长大,孙怀蔚那个畜生都对她做了什么!

    陆玉武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翻涌的愤怒,那层脆弱的麻木被情绪冲破,他剜心刮肠一般的难受。他想在北方的疾风狂沙中奔走,直到力竭而死,他想跨上马闯入乱军阵中,挥刀嗜血,直到被一拥而上的敌军砍死。死了应该不会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不然漫漫余生该如何度过?

    神思恍惚间似乎听到四儿的声音,他在不停地叫自己,又把他拉到一间屋子里,让他把湿衣裳换下来。

    将死之人,还换什么衣裳?他推开四儿,又走了出去,迎面却撞上一个人,那人扯了他的衣领,问他怎么回事,他不想说,又问,再不说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扇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下他才看清来人是二叔。是二叔啊,陆玉武终于说话了,但喉咙被似乎堵得很厉害,他张嘴时尝到了自己的眼泪,又咸又苦。“二叔,她定亲了!承钰……她和别人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像是回到了小时候,那时他在厨房捡了只小兔子,厨娘是要杀了兔子的,但他求回来了,抱回屋后精心照顾着。但某日他被二叔罚了马步,整一日也没时间去看它,回去后竟发现兔子死了,尸体都冷了硬了,他蹲在地上哭得喘不上气,二叔来见了,却骂他没出息。

    但这回二叔抱住了他,他感觉二叔的手哄孩子般,在轻轻拍着他的背,但兔子死了就是死了,再也活不过来,承钰定了亲,他的余生再也不能有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快乐了。

    哭完之后他木偶般任四儿给他换下湿衣裳,又去了花厅见母亲,陪外祖母她们吃了午膳,席间保持微笑,谈笑风生,大孙氏好几次看向儿子,觉得他今日有些活泼过了头,都不像他了。下午承钰要回去了,他又笑着送她们到角门,直到那抹鹅黄色的纤纤背影被绸布车帘挡住,脸上的笑意才瞬时消失。

    陆玉武觉得当一个麻木的木偶似乎能好受些。

    刚走过穿堂,下了青石阶转到回廊,他就看见前面一个光头和尚立在那儿,虎口处挂了串佛珠,似乎在等他。

    想到上次这和尚的疯言疯语,他决定不予理睬,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世孙可是为情所困?”

    陆玉武停了脚步,等他说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世孙,不如听贫僧一言,拥兵谋反,一旦天下是你的了,你还怕得不到一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简直想一拳打死他!“枉你还是出家之人,都说佛家清静无为,为何你屡次劝我犯上作乱?野心勃勃,离经叛道,实在为佛门子弟所耻!”

    闻道却轻笑了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世孙今日若听贫僧一句劝,或可免一场灾祸,但世孙若一定要等到万不得已时才来求贫僧,贫僧依然会等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摇摇头,叹道:“不可理喻!”什么得道高僧,根本就是一个危险人物,他得劝母亲早日扫客出门才好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承钰丝毫未觉,回府后的日子枯索无味,炽热的毒日头像只贪食的蚊蝇,汩汩吸着她对生活的热情。因为天气太热,女学放了两月的假,她整日更加无事,吃着饭只觉得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她时常拿出那个翡翠扇坠儿,之前本来打的银白色流苏穗子,后来被她换成葱绿色,现在她又觉得不满意,铰下来打算换成赭红色的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绝望,如果把这世上的颜色都换了个遍,他还不回来怎么办?

    临走时只让容芷来给她带了句话,她也来不及去码头送他。

    “姑娘姑娘。”是平彤跑了进来,一叠声地唤她,叫得她心头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姑娘,二少爷回来了,都过了影壁了!”平彤准备去厨房给姑娘端碗绿豆汤,路过正房时就听到丫鬟在通报,说二少爷回来了,她知道姑娘肯定欢喜,连忙跑了回来告诉承钰。

    绣桃站在一边,身子忍不住绷了绷,如临深渊般忐忑。

    承钰丢下铰了一半的穗子,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,平彤在后面跟着,看自家姑娘在回廊上跑得花蝴蝶似的,迎面带来一股熏热的风,混杂着姑娘身上淡淡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她还没跑出扶摇院,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他似乎消瘦了许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