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“畜生!无耻!”

    承钰觉得那条狗的舌头又在湿乎乎地袭人,从额上移走到脖侧,她被孙涵死死按住,动弹不得,对襟褙子已经被他彻底扯开,胸前一片冰凉,是月牙白绣玉兰花的肚兜露出来了,那只狗竟然往她胸前蹭去!

    她真恨自己怎么不死过去,手腕子被扣得死死地压在冰凉的地上,裙子被掀开了,但是她什么也做不了。“你放开我!”她呜咽着,像前世被孙涵强按着灌堕胎药时,也是这般的绝望无助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孙涵没想到绫罗包裹下的身体如此曼妙婀娜,那两处鼓彭彭的馒头把肚兜上的玉兰花都撑起来了,素体芳香,肤若凝脂,他恨不得能一口把身下的妙人儿吃了。

    但还没来得及下口,他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提了起来,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暴击,雨点般狠而密地砸下来,打得他差点窒息,疼得龇牙咧嘴,更别提还手。刚感觉拳头停了,他睁着肿胀的眼睛来不及看一眼来人,又被一脚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陆玉武一路找过来,见门扉轻掩之处传来女子的低泣声,那声音对他再熟悉不过。他进门就看到一个青灰衣裳的男人在欺负她,血气直往脑门上涌,像拎狗一样一把抓住男子的后襟,打得手都疼了,还是觉得不解气,云靴一蹬,把他一脚踹到地上,还想再补两脚,但听到后面有小厮过来的声音,发现承钰还缩在墙角,衣不蔽体,只得暂时不管那男子,走上来tuo下外衣,把承钰紧紧地裹住。

    衣裳都被si烂了,他蹲下时看见她身上松松垮垮的肚兜,脸腾的红起来,立马转移了视线,只盯着她凌乱的头发,把外衣赶紧给她披上。她浑身抖得厉害,还在抽泣,下巴尖尖,不住地颤抖,连“玉武哥哥”也叫得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轻轻搂住她,承钰闻到他身上那股好闻的沉香,觉得心安许多。是玉武哥哥啊,玉武哥哥来救自己了!心里最后那点防线彻底崩跨,她埋在陆玉武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。差一点,差一点她就被孙涵给糟蹋了,前世被他逼得没有退路,求生不得的绝望竟然在刚才又切身体会到。

    此时感觉玉武哥哥在轻轻拍着她的背,柔声安慰,那股惶恐无助溶进眼泪,夺眶而出,再也收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在这儿了,你看小厮来把坏人抓住了,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承钰。”他的下巴抵着承钰的头发,清淡的发香撩人,他很想低头吻一吻那青丝,但又怕吓着她,最终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小厮赶来把人抓住,把他送到老太太处,陆玉武才慢慢扶着承钰起身。刚才拼尽全力地挣扎,浑身气力耗尽,竟软绵绵地站不起来。玉武哥哥说要背她,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。她在经历这种事后一时也不想再去计较什么,很依顺地趴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陆玉武站起来的那一刻,她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,望着周遭一步一移的景物,太阳炽烈地晒在背上,有些发烫,承钰这时才觉得自己是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回凝辉院后,她看到孙涵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庭院中,头顶是明晃晃的毒日头晒着,外祖母坐在阴凉处审问。承钰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,老太太又听说他刚才差点对外孙女行不轨之事,气得肝儿都在颤,在着人送去衙门时让人狠打了一顿,又托人到衙门留话,让不必宽待这个孽畜!

    大孙氏在一旁旁观,感叹流年不利,娘家竟出现这等人面兽心的东西。看外甥女眼神有些空洞呆滞,知道她受了折辱,心里也怜惜极了,牵着她去东厢房,亲自给她重新梳洗过了,又换了身干净衣裳。

    大孙氏望了眼承钰脖子上的淤痕,心里后怕,儿子若是晚一步赶到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孙怀蔚是晚上回来才听说了整个过程,他下朝后被皇上留了会儿,出宫后又去了高阁老府上,至晚才归。

    容芷把事情经过告诉他时,分明看到自家少爷的目光一沉再沉,最后深沉得如一口幽潭,不可捉摸,但空气里可怕的安静里,她明白少爷是愤怒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少爷会去凝辉院看表姑娘,但她听到少爷叫她伺候洗漱,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,可她隐隐听出了冷淡中的一丝压抑的颤抖,如山雨欲来风满楼,冷静下的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容芷伺候孙怀蔚洗漱,他只穿了件亵衣,外面的护卫首领进屋来见他,她就识趣地退到门外。如今二少爷是权臣,深得皇上信任,这批护卫也是皇上亲赐了给少爷的,日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