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承钰一进来,守夜的容芷就迎了出来,她还以为是自家少爷回来了,看到雪夜里清丽纤细的人儿时愣了愣。因为老太太的缘故,表姑娘已经很久没来过扶摇院了,这次突然来,还这么晚,她着实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笑着走了过去,问道:“表姑娘怎么这么晚了来找二少爷?”

    “有事相求。”承钰一面说一面就进了正房,容芷知道这位表姑娘是少爷放在心尖尖上的人,自然好生待着。见她进屋也不阻拦,忙往她坐下的炕上放了大迎枕让她靠着,又沏了热茶端来。

    承钰面色倒是很平静,她只想等他回来,求他为三舅舅的事想想办法。三舅舅虽不是外祖母所出,但几个舅舅里就他真心待过母亲,前世他出嫁时,三舅舅是跟着亲迎队伍直把她送到了孙府,又叮嘱孙涵要好好照顾她。

    敏哥儿也还这么小,三舅母肚里的胎儿尚才四个月,若是三舅舅出了事,留下她们孤儿寡母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但是孙怀蔚一直没有回来,容芷和平彤坐在杌子上陪她等。暗夜里静极了,只听到雪落在院中的声音,极细极轻,细得像她紧绷的心绪,一点大的动静就会绷断。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等到了他。估摸着过了卯时,她撑着头在炕边眯了会儿,就听见屋外院中有人走路和说话的声音,睁眼时天光微亮,掀了帘子,一个身穿石青色右衽圆领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灿灿,你怎么在这儿?”他脸上是喜多于惊的,看得出也是熬了一夜,一双星眸下带着淡淡的青色,下巴还有短短的胡茬。

    孙怀蔚觉得昨日在猎场上拿下太子的一刻,也没有一回府看到小丫头坐在屋中等自己快乐。屋里生着地龙,他脱下孔雀纹大红羽缎的披风,挨着承钰坐下,把她拥在怀里。温香软玉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丫鬟们见状都自觉地退了出去,承钰被他抱了会儿,轻轻推开他,道:“孙大人如今好气派,小小一个偏院也塞满了护卫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笑道:“你不喜欢?你若不喜欢,我撤下就是。”看着她欺霜赛雪的玉肤,正想wen下去,却被她一偏头躲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?”他皱了皱眉,之前一直忙着扳倒太子,根本没时间管府上发生了什么,但看小丫头的模样,应该是知道外边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求你,放了三舅舅。”承钰转过脸来,带着几分哀求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那双桃花眼虽然仍是亮晶晶的明灿,但因为一夜未眠的缘故,眼皮起了多层细细的褶子,说不出的疲惫之色。他看了心里是很怜惜的,又把她搂在怀里,这回承钰没有推开他,还在恳求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办法,把三舅舅放出来,他没有做错什么,他只是皇长孙的老师。”她简直快哭出来了,抱着她的人语气却颇为冷淡。

    “三叔若仅仅是皇长孙的老师,我大可保他出来,但他做错了一件事,那就是宁死也不肯承认太子是谋反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救不了他了。”孙怀蔚虚了虚眼,想到昨晚诏狱里十六皇子亲自提审的人中,三叔是咬碎了牙也要站定太子是清白的,最后他走的时候三叔似乎已经没有气息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保,但十六皇子生性残暴,又爱猜忌,虽然这次他为他立了大功,但他毕竟不是跟了他多年的人,十六皇子不会完全信任他。就算他求情,他不觉得他会给自己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何况当时十六皇子拿着一根沾盐水的鞭子已经抽得眼睛发红,三叔誓不松口,还啐了皇子一口。就算救下来又能怎样,只能是养在家中的废人,依着三叔的莽直性子,恐怕也不会放弃为太子求情,总有一天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那是你的亲叔叔啊!”承钰猛地推开他,一双眼睛带了质问和些微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灿灿,皇家尚且不论亲缘手足,何况我们这些身不由己的臣子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他的眸子黯了又黯,最终失了光亮,黑白分明,再也不是那双含情妙目。

    孙怀蔚发现这点,着急道:“你放心,无论如何,我不会让国公府有事,不会让你有任何闪失。”

    承钰已经不想再听他说话,很平静地推开他,站直了身子,道:“孙大人事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灿灿!”孙怀蔚真急了,见她要离开,追上去从背后紧紧地搂住她,道,“你别生气,三叔我虽保不下来,但我答应你,一定不让三婶有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捧过承钰的脸,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昵过了,他摸到她脸上滚下来湿乎乎的眼泪,淌过嘴唇,越发显得红润水灵,想凑上去时,却感觉怀里的人想挣开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他心里那股挫败很快被强烈的占有欲覆没,用力箍了箍盈盈一握的小腰,她贴近了几分,再凑过去时却又被她别过脸去,挣扎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他要用强了,掰过她的脸不管不顾狠狠地就wen了下去,还没探进去,他用力地吸着,突然感觉嘴唇一痛,竟是被她咬了。

    孙怀蔚顾着嘴上的伤,手自然就松了,承钰趁着这当口挣开了他,给了他一巴掌,门帘也不及打,横冲了出去。他只觉得那个小小的手掌冰冰凉凉地拂过脸颊,没什么气力,但尾指的指甲划了过去,似乎留了道口子,辣辣地痛。

    承钰披风也没穿上,只一身单薄的对襟褙子,在雪地里奔跑。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回凝辉院的,回了东厢房就把门扣上,浑身上下已经冻得失了知觉。泪水糊了一脸,心里一抽一抽的痛。

    事情怎么会这样!他怎么会变成这样!

    她忽然后悔当初把他救下来,他就应该自己发烧烧死!不然国公府也不会出这等事,三舅舅还能和前世一样好好的,当上太子少保,外祖母和三舅母也不会因此垂泪忧心。之前怀缜表哥说起他在外头做的那些事,她听着都觉得触目惊心,但她只是一个闺阁弱女子,外边的血雨腥风刮来,她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她到今日见到他的前一刻,也不敢相信他是背弃师友,负尽深恩的人,但是现在她信了。多少人宦海沉浮半生也入不了帝王的眼,就像二舅舅那样木讷老实的,小半辈子去了还只是个五品的官职。他能平步青云,靠的不就是他冷酷无情的手段?

    他为了讨好皇上,连自己的尊严也不要了,明明言官批判的皇帝,他却日日写了青辞去迎逢,明明为人称颂的太子,他却暗中勾结十六皇子诬陷。孙大人好本事,承钰至今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他能负了师恩,他日若自己对他不利,她的一点救命恩情又能算什么?但承钰没办法了,爱就是爱了,她想自己已经爱得很深了,揉进五脏六腑里,不然为什么一想到他要是抛弃自己,会摧心毁肠一般的悲恸。

    平彤追回来,隔着门听见屋里哭声涟涟,像受伤的小兽哀鸣,听得她也悲从心来。雪又落起来了,正房里绣芙姐姐领着丫鬟出入,老太太和太太们也是一夜不曾合眼吧。

    孙怀蔚是想去看她的,但承钰刚走,外边就有人来传他入宫面圣,他只好匆匆更换了朝服,坐了轿子往宫里赶。

    三叔是死在狱中了,一夜之间诏狱里死的官员太监仆役不计其数,镇抚司的锦衣卫连夜出动,藤蔓似的延伸,又抓了不少,太子派系的人在朝中占了大半,这样一来,第二日上朝时,大殿内就有些空落落的,平日与他争锋相对的熟面孔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家眷本是要判处流放或充军,但十六皇子卖了他这个人情,把卢氏和敏哥儿保了下来。二叔明哲保身,到底没有被为难,让他头疼的是大哥孙怀缜,和三叔一样的一根筋,认定太子没有谋反,还上书为高阁老证清白。

    大哥还是没看明局势!真正要杀死太子的不是他,也不是十六皇子,而是皇帝自己!皇上本来就不喜欢这个长子,近年来太子在朝中日渐得势,他虽然荒废朝政,醉心仙道,但脑子还不糊涂。这次冬猎场的计划并不是天衣无缝,但皇上还是选择相信了。

    所以越是有人为太子求情,皇上越是坚定要处死太子。

    他处理完公事回府时,不过酉时,但隆冬的天黑得早,下轿时只见卫国公府的黑漆沉木大门紧紧闭着,肃穆而萧条,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护卫去叩门,孙大人拢了拢身上的孔雀纹大红羽缎披风,正跨了级台阶,忽然从角门那边转出个女子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高之菱从早上就在国公府门前等孙怀蔚。她听父亲说他背弃祖父时,还不敢相信,直到不久后来了许多官兵,把父亲和几个哥哥都抓走时,她才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母亲哭得很厉害,家里彻底乱了,好多丫鬟仆妇卷着包袱逃奔,她很无措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来找他。

    可惜门房告诉她二少爷一早就出门了,她只好在角门处等着。外面很冷,一直下雪,她想过进府找孙步玥,但又记得玥表姐说今日要去恒青山看望姑母。既然表姐不在,她就不好意思再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孙怀蔚的轿子停下时,她情不自禁笑了,一笑才发现脸蛋子已经冻得有些僵。疾步走向那个大红的高瘦身影,她屈身行了礼,道:“孙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不认识自己一般,四目相对时那双好看的星眸虚了虚,随即语意冷淡道:“高姑娘有何事?”

    高之菱咽了口唾沫,似乎被冻出风寒了,喉咙肿痛。她殷殷地看着他,道:“孙大人,现在只有您能救我的祖父和父亲,我……”

    孙怀蔚没等佳人把话说完,冷冷地瞥见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,淡淡地拂开,道:“孙某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祖父是你的老师啊,孙大人难道连师生恩情也不顾了?”

    孙怀蔚这时才看了眼高之菱,是和她表姐一样的鹅蛋脸,此时被冻得发白,嘴唇乌紫,杏眼黑亮,称得上小家碧玉,清秀可人。

    但他只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,冷冷道:“天地君亲师,我连自己的三叔都救不了,何况老师?想来高姑娘也知道高阁老的地位,风口浪尖的首辅大人,利害关系来了自然是首当其冲。孙某只是个人微言轻的文官,实在帮不了老师什么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说完不等她回答,径自入了国公府的大门。他没时间和一个无关紧要的闺阁小姐费时间。早上承钰生气的事,他在心里欠了一日,就想着早些回来,哄哄他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但承钰不想见他,也没心思被他哄,因为她的小日子来了。本来之前用着大孙氏送来的药,渐渐好转了许多,至少不会痛得两眼发昏,但昨晚她熬了一夜,今早又衣着单薄地在雪地里跑,心续起伏太大,等她哭得眼睛肿痛时,发现更痛的是自己的小腹。那股如刀绞的疼痛浪潮般袭来,痛得她伤心的力气也没了,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一日,期间让平彤喂了半碗红糖渥鸡蛋。

    于是孙怀蔚到凝辉院时就发现东厢房的房门紧闭,守在廊下的丫鬟说姑娘在睡,他便暂时没去看她,而是进了正房,和老太太说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