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入夜后,孙怀蔚哄妹妹在厢房睡下,回正房处理了会儿公文,等亥时过了三刻,万籁俱寂之时,再悄悄披衣往凝辉院去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这样来过几次,自从老太太明令不让他和小丫头待在一起,他就让人买通了院里的一干丫鬟,深夜里悄悄去她的东厢房。彼时她通常已经睡熟了,他就坐在架子床边就着清冷的月辉看着她。

    今晚她屋里守夜的是绣桃,他推门进去时,那丫鬟就反应过来,轻手轻脚地离开。绣花帐子微微掀起,他看到一张安静的脸蛋,正合目而眠,耳边听到的是她极轻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孙怀蔚很想和她说话,她今日骂他是背信弃义的人他都不在乎,让他心痛的是她说她后悔了,后悔当初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很安静的雪夜,屋里暗沉沉的,他只能看到她一张白皙的脸蛋陷在锦被里,枕上泼墨一般的是她的头发。他伸手摸了摸,缎子似的滑。最终还是不忍心叫醒她。

    妹妹是失而复得的,近些日子他总有些患得患失,害怕老天爷会突然把妹妹还给自己也会猝不及防收回去,他能疼一日是一日,以后还要替她寻个好人家继续疼她。但承钰不一样,他要把她娶到身边疼一辈子。

    小丫头或许是有些误会,但日后她总会明白的,除了她之外,再不会有哪个女子能让他动情。他要让她做侍郎夫人,做大学士夫人,做阁老夫人,他才十九岁,还有好长的岁月可以慢慢宠着她。

    承钰如今却并不想做孙夫人。她早晨醒来后发现自己尾指上多了颗祖母绿的宝石戒指,不用问也知道是他来过。皱着眉头把戒指摘下,她让丫鬟把被衾搬到外祖母屋里的暖阁中,开始日夜不息地照顾老太太。

    平彤只看到自家姑娘整日陀螺似的转,老太太瘫在床上,不用说话,一个眼神姑娘就明白她是要茶还是要饭。老太太若是醒着,她就在边上给她念书解闷儿,老太太若是睡下了,她又拿起针线做个不停,到了夜里沾枕便睡,有回她还听到姑娘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,想来是白日里太过劳累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年的除夕夜过得凄清,只廊外的一串红绡纱灯笼看着喜庆些,承钰倒是领着孙步琴一起剪了许多窗花纸,让丫鬟贴满了凝辉院。吃年饭的人连一张八仙桌也没坐完,大家心里都知道少了谁,嘴上不说,强笑着守完了岁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的五更天,院中照例燃了鞭炮烧起松木枝,承钰梳洗后到老太太床前,说了很多吉利话,老太太让绣芙把早备好的烫金红包拿给她。

    看外孙女一张脸粉黛不施,眼窝下有淡淡的青黑色隐现,全然失了往日少女的灵动,说不尽的疲惫之色,老太太心中不由一痛。明明接了她来金陵,是想好好把她养大的,到头来怎么让她跟着自己遭罪?

    初一早大孙氏就回娘家来看母亲。自从府上出事以后,她也跟着操心,每隔五日都会带了太医来为母亲探病把脉。眼见着母亲日渐好转,外甥女却消瘦得厉害,她心疼得紧,只恨不能让儿子早日回来,把承钰娶回家好生娇养着。

    但外甥女一片孝心,却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“武儿,什么时候能回来啊?”老太太歪在炕上问道,承钰在她腰下垫了迎枕,让她舒服些。

    大孙氏道:“我也不知道,说安南那边打得正紧,连信也通不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叹了口气,忽又想到这是正月里,不宜感伤,忙转了话题,又问:“你肚子里的那个,可还安生?”

    大孙氏低头看了看小腹,脸上才有了丝喜悦,道:“比怀玉武那会儿轻松很多,一点儿不折腾,估摸着是个乖巧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承钰一边听长辈闲话,一边给外祖母敲腿。玉武哥哥她倒是不担心,因为前世他出战安南,是大捷而归,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“玥姐儿,我听说你外祖家的姑娘是住在国公府上的?”承钰走了一会儿神,回过头就听到大孙氏提起了高之菱。

    孙步玥点了点头。她本来不想来凝辉院的,因为正房里总弥漫着一股药味儿,闻着都作呕,祖母也病恹恹的,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不只。但是听说姑母来了,她想借此知道些武表哥的消息,所以才过来。

    “昔日的高阁老倒台,高家女眷全部没入教坊司,她为何还留在国公府中?”大孙氏不解,最近贵女圈中都在议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姑母还不知道吗?我二哥已经收她入房了,算是从教坊司赎出来的。”孙步玥想到高之菱就觉得糟心,如今偏院不够她闹,还要闹到正院来,都快骑到她这个嫡小姐头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二哥?”大孙氏略一思索,想起是如今的户部侍郎孙怀蔚。之前听母亲说起他那些事时,就觉得这孩子心思颇深,诡谲难测。

    却想不到也抵不过美色,竟收了个罪臣之女,那女子还是高阁老的孙女,他也不怕养虎为患。但是……大孙氏侧头看了眼外甥女,之前也听母亲说起,那孩子向母亲求娶过钰姐儿,钰姐儿似乎也有意。

    当时母亲就不允,现在恐怕更不会答应了,只不知事到如今,外甥女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她从前很温顺柔婉的,现在完全变了个人,那回我看到她在院儿里玩雪,堆了个大雪球就朝我二哥身上砸过去。”孙步玥皱眉回忆,“我还等二哥斥她呢,结果他竟然不生气,只叫表妹不要玩雪儿,待会凉了手。”

    孙步玥说着时看了眼承钰,只见她恍若未闻,眼神空落落的,整张脸朽木一般,半垂着眼给祖母捶腿。

    “他还真是个怜香惜玉的。”大孙氏淡淡一笑,也拿眼瞧了瞧承钰,连老太太也不禁看她。承钰倒是没发觉屋里的人都在看自己,一下一下有些呆板地轻捶,只是感觉屋里忽然安静了下来,抬头目光茫然,发现外祖母在看她。

    “力气重了些吗?”她问道,一双桃花眼像蒙了荇草的潭水,一点点亮的水光也被遮完了,沉寂得了无生气。

    老太太摇了摇头,见外孙女又把眼睛低垂了继续捶腿,忽然很想把她搂到怀里哄一哄。扶摇院的事她自然有所耳闻,她只心疼外孙女痴心错付。这些日子再没见钰儿开怀笑过一回,明明正当豆蔻华年,烂漫没有心事的年纪,竟被那不孝孙搓磨得心如死灰。好几回她半夜醒来,就听到暖阁那边有呜咽声,低得时断时续,似乎压抑到极致。她想起来抱抱外孙女,无奈自己不争气,身子已经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唯有庆幸当初没答应把钰儿许给他!

    一会儿卢氏领着敏哥儿来了,她们就不再提孙怀蔚。敏哥儿如今还不知道自己父亲回不来了,过年时不住问,又要去找他二哥,卢氏气得把儿子狠打了一顿,叫他日后不准再和孙怀蔚亲近。敏哥儿嚎啕大哭,很委屈地来找承钰,承钰哄了好一阵才让孩子止了哭。

    虽然国公府一连两个人失了势,但因为有孙怀蔚的缘故,年节下来拜会的人依旧络绎不绝,看望问候老太太的人比往年还多了不少,平日不怎么往来的夫人带了礼来,老太太一应闭门不见,每日只和外孙女,孙女待在屋里。

    初五这日段姨母领着孩子来了,老太太就让孩子们出去玩儿。承钰懒怠动弹,本来想留下陪着,最后硬是让段越珊给架了出去。孙步琴说想看梅花,三个人就往梅园去。

    走近了才发现小园子外站了许多黑衣男子,承钰一见眉头就皱了起来。是他的护卫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阵仗?琴儿,你们府上的家丁什么时候换了黑衣服穿了?”段越珊问道。

    孙步琴嘟了嘟嘴,道:“肯定是那位高小姐。”她见过好几回了,高之菱在国公府走得大摇大摆,后面跟了一堆带刀的男子护着,金贵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前几日高之菱叫了戏班子来唱戏,吵得她午觉也睡不好,她去说了几句,那些护卫就拿恶眼瞪着她,吓得她回嫣然阁哭了许久,母亲也不敢去说。因为高之菱毕竟是二哥的心尖儿宠,如今府上谁还敢得罪二哥呀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走吧。”孙步琴说道,惹不起她还躲得起。但段越珊正想问为什么时,自小径处走出个娇滴滴的姑娘,由孙怀蔚牵着,怀里捧着大束梅花,身后跟来一长串丫鬟,各自也抱了许多腊梅枝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