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陆玉武的银白色战袍还没换下,白玉束冠的头发也凌乱着,走动间腰上配着的宝剑来回晃动,气宇轩昂,硬朗凛冽,还带着战场沐血归来的余威,不过在看到承钰的那一刻,全都收敛了起来,眉眼变得格外柔和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,此时就站在一簇玲珑剔透的绣球花灯下,樱唇启笑,静静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安南战事结束后,他在军队出发之前先行一步,一路马不停蹄,终归是在元宵这日赶回了金陵。但他还是迟了,不是一日两日,而是三年!迟在三年前宣府的那个上元节,他望着茫茫夜色最终没能跨过大夏的半壁河山来见她。迟了就是迟了,再逞强也不能把岁月抹去,她的三年已经有另一个人填满了。

    “玉武哥哥!”夜来霜重,承钰只穿了件青织金的褙子,绣花缎子鞋薄软,青石地板的冷硬直钻脚心,她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,浑身颤栗。这个人,从前世开始,每每在她最彷徨失意时,无声无息地出现呵护她。现在他又在眼前,她对前路忽然不再担虑,有一种润物无声的踏实感春水一般渗进心里。

    “生辰快乐承钰。”陆玉武流星一般走到她面前,低头对视间,两双桃花眼都蒙了层水雾,眼眸转动间,泪光涟涟。

    承钰粲然一笑,泪满而溢,睫毛上泛了层水光,陆玉武看她一张脸蛋白皙里透着淡淡的青色,像山下兰芽,更像易碎的青瓷。

    他不由蹙紧了眉,走时还粉装玉琢的姑娘,回来怎么变成得这样憔悴?他想抱抱她,但两人没有名分,倒有男女忌讳,轻轻抬了些的手臂还是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三舅舅没了,外祖母也生了场重病。”承钰说道,倒没注意他微妙的变化。只想着安南战乱,姨母说前阵子连信也通不了,恐怕他还不知道府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三舅舅没了?”陆玉武讶然,脸上现出悲伤神色,承钰看他果然是不知道的,摇摇头道:“局势变了,你先进去看看外祖母吧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她进了正房,看见卧榻上躺着一个满鬓如霜的老妇,一时还没认出来。直到嵌在层层褶皱里的那双杏眼泪汪汪地望着他,叫了声“武儿”,他才确定眼前人就是外祖母。

    昔日贵气精神的公爵夫人,如今只是个裹着绸缎的瘦弱老妪。他在战场上把生死都看淡了,归来时却被外祖母的千丝银发刺痛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的武儿回来了。”老太太想摸摸外孙的脸,却动弹不得,只能睁眼把他望着,生怕挪了眼人就没了,“外祖母想摸摸你呀,手抬不起来了。我的武儿在外辛苦,可曾负伤了?”

    刀尖舔血的日子,怎么可能没落些疤,但落了也不能和老人说,徒劳担心罢了。陆玉武拿起老太太的手在脸上摩挲两下,笑着道:“现在外祖母摸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了两声,轻嗔道:“这是有几日没好好洗脸了,胡子怪硌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赶得急,几宿没歇,若遇着河才洗把脸,害外祖母脏了手,是武儿的不是。”陆玉武笑着放开老太太的手,让丫鬟端盆子热水来给老太太擦手,又问,“外祖母何故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承钰这才把几月来发生的事说了,但孙怀蔚背信弃义被她略去不提。这时她才发现,自己心里还不自觉地想去维护他。怎么办呢?那毕竟是她救回来的人,朝夕相对了三年的人,再怎么恨,心底也不忍他被人唾骂。

    这边的人唏嘘不已,那边的梅园却在煮酒夜谈。曾经的十六皇子如今也能穿太子服制的常服,把持朝政,名正言顺地替皇帝监国,而第一功臣无疑是孙怀蔚,他如何能不好好笼络住。酒宴散后他就让孙大人找个安静的地方,二人坐下慢慢商谈。

    越接近权力的制高点就越被它所吸引,从前他觉得封太子就是毕生所愿了,如今却更加渴望坐上那把龙椅。现在霸着的那个人,昏聩无能,色令智昏,自己凭什么还要为他卖命,俯首称臣。明明那个制高点唾手可得,却被他的一条残命挡了去路。他不想再等了!

    父皇身边最得信任的不过司礼监王保和户部侍郎孙怀蔚二人。王保是个老奸巨猾的,他把控不住,但孙怀蔚和他年纪相近,两人许多政见主张竟非常契合,况这人确有治世之才,日后他登基称帝,也少不得孙怀蔚的辅佐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说皇帝过量服食金丹一事,外边有人进来对孙怀蔚附耳几句,太子只见他面色一沉,虚了虚眼,一双星眸变得犀利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放下杯盏问道。

    孙怀蔚神情凝重,语气却淡淡的:“世安王府那位世孙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挑挑眉,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这回他大败安南,回来父皇必定又会重赏。这人也是个奇才,只是在朝中无什实权,又少言寡语,不足为患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此言差矣。”孙怀蔚锁了眉头道,“世安王祖孙二人每每大胜而归,途经之地都有老百姓夹道相迎,宣府以北的人说起他们更是无人不称赞,还有认世安王而不认大夏朝一说。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,如今陛下昏庸无道,那一脉指不定哪日称了帝,陛下失了势,太子殿下又将何往?”

    太子闻言眉心一沉,眸光暗了几分,又听他道:“当务之急是要借陛下之手除了世安王一脉,至于陛下,臣想不用太子动手,他老人家也撑不了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分析完,太子的面容才松动了些,二人举杯满饮了一盏。孙怀蔚实在挂心凝辉院那边,墨眉一直深锁。太子一问,他只说家事,还以为是他屋里那位高姑娘在闹。当初高阁老全族倾覆,他却留下高阁老的幼孙女,太子只当他是贪于人家的姿色,如今看来竟是动真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如今日就散了吧,上元佳节,孙大人合该拥美人在怀同度。”太子喝尽了杯中的酒,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孙怀蔚恐怕怠慢了太子,拱手道:“更深露重,太子若是不嫌弃就在国公府住下吧,臣让人收拾了厢房伺候太子就寝。”

    卫国公府是前朝王爷府邸,建得奢华靡丽,他也没有嫌弃之意,眼下喝了几盅酒,酒意上涌,不想再车马颠簸回去,也就答应下了。

    孙怀蔚让人领太子去梨仙院,那一处自段家母子搬走后又空了下来。他则疾步往凝辉院去。

    孙步玥比他早一步到,她刚净了脸,一听丫鬟说陆玉武来了,连忙重匀了脂粉,挽了个髻子就披衣过来。一路琉璃灯瓦熠熠生辉,照耀得她心情格外明媚,拢了拢身上的玫瑰红洒金五彩凤凰纹披风,刚迈进月洞门,就看到那边廊下站了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挺拔,穿着银白战袍,一看就是她的武表哥,另一个裹着淡绿色绣玉兰花的披风,身量娇小,墨发垂腰,是姜承钰。

    她对丫鬟“嘘”了一声,悄悄转到廊柱下想听两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声音零零碎碎的,似乎在说“三舅舅”,“敏哥儿”,她又走进了几个廊柱,才听得清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觉得你不快乐?”陆玉武在问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承钰牵了牵嘴角,笑得勉强,“大概是府上一下子发生这么多事,容不得我快乐。”

    陆玉武皱眉,闭了闭眼,又问道:“他呢?他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承钰脸上闪过一丝犹疑,随即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谁,笑得更勉强了,“孙大人一切都好,他朝务繁忙,屋里又有美娇娘要哄,没有时间对我好。”何况,他也没有义务对自己好。

    “美娇娘?他不是和你定亲了吗,为何还?”陆玉武怒由心起,想亲自去问候那位孙大人,却听承钰在问“你听何人说起我们定亲的事?”

    “步玥表妹亲口说的,她说孙怀蔚当面拒绝了禾嘉郡主,称已经和你定亲。”

    承钰想起去年四月那个春风拂暖的夜晚,他的确紧紧搂着自己说过,这辈子是非她不娶的。

    “玉武哥哥就当没听过这话吧。”她也不知该说什么了,连玉武哥哥也知道了,外边那些爱嚼舌根的还不知编派成什么样了。过段时日她们就会发现孙夫人其实另有其人,那时她才真正沦为金陵贵女圈里的笑柄。

    无所谓了,她就这么陪着外祖母挺好,日后可以出家做姑子,青灯古佛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任群芳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流光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光寂并收藏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