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又问表姑娘醒了没有,绣芙摇头,两人到暖阁一看,床上空空如也,主子和丫鬟都不见去向。问了个二等的丫鬟,说是二少爷连夜把表姑娘送去庄上静养了。

    这里婆母刚死,承钰就被他送了出去,郭氏和卢氏觉得蹊跷,心里犯疑,但死者为大,两人也顾不上承钰,到底伤心,哭了一场,忙忙地买棺停灵,请和尚道士来做法事,又让小厮去别家报丧。

    午时前,国公府内已是缟白一片,孙立德从衙门赶了回来,哭倒在地,孙立言睡梦中被丧乐吵醒,听到丫鬟来哭报老太太没了,恍惚地“啊”了一声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郭氏卢氏带着孩子着一身孝服,在灵前垂泪,午时过后来哭拜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府中白茫茫一片,人来人往,连孙步玥也回来了,唯独不见当家人孙怀蔚。

    孙怀蔚昨晚抱着承钰坐上车,一路就往庄子去了。国公府的田产土地众多,加上他为官后,又添了不少。他择了城外一处僻静的田庄,将她安顿好,又亲自选了干净伶俐的丫鬟伺候。

    守了她一夜,清晨走时,她还没醒。将随行的大半护卫留在庄上,他才略微放心,坐了车直接去皇宫。

    刚进文渊阁,就有前线的战报传来,他拆开来看,两道浓眉越沉越深,最后“啪”地一声将信拍在桌案上,沉声道:“领兵追至悬崖就不追了吗?人掉下去就不找了吗?人也没有尸首也没有,就敢来邀功!叫他再找,就算把漠北的山川翻过来,也要把陆玉武给我带回来!”

    下属忙领命去了,孙怀蔚颓然地坐回椅上,抚额凝思,半晌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听到他吩咐磨墨的声音,知道孙大人要处理公文了,躬着身子上前研磨。

    他在内阁一坐就是几个时辰,午膳时间过了也不知道,直到陛下那边传召,他才起身往皇帝寝宫赶去。小太监跟在身后,看着阁老大人玉一般冷白的面孔,忽然觉得他不是个凡人,别的大人都只在衙门里混日子,时辰一到就不见踪影,连首辅大人也不例外。孙大人却不吃不喝地劳累,也难怪他如此得陛下宠信了。

    “孙爱卿,朕又梦到皇兄了!”皇帝像个梦靥醒来的孩子,抓住孙怀蔚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这话从世安王出征后说了不下百来遍,幸而他一向很能控制情绪,按捺住心头的不耐烦,微笑道:“陛下勿忧,世安王的人头还在东城门外挂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。”皇帝点头,半晌又问“太子呢?”

    一边的宫人回禀:“太子殿下陪孙侧妃出宫,去了卫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国公府?孙怀蔚皱眉,去那儿做什么?随即想起凝辉院还躺着个死人,应该是被发现,在操办丧仪了。太子竟亲自陪孙步玥回去,可见是动了几分真心的。他虚了虚眼,心底又有另一番盘算。

    承钰醒来时不见熟悉的鹅黄色纱帐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榆木的拔步床上,周围陈设无不陌生,连屋子里的几个丫鬟也都是陌生面孔,而且穿着打扮也不是国公府里丫鬟的惯例。

    她撑着坐起来,肚子饿得发痛,浑身虚浮,刚想开口说话,嘴唇一阵牵扯,原来是干裂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丫鬟见她醒了,上前来扶她,拿了枕头给她殿在腰后。刚坐好,承钰终于在陌生的环境里看到张熟面孔,绣桃端着个陶瓷绘花的碗走进来,看到自家姑娘醒了,一时不知该哭该笑,一张脸有些扭曲,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哪儿啊?”承钰伸手招她过来,绣桃放了碗,她心里也很害怕很无助,如今身在别处,无依无靠,她只能和姑娘相依为命。所以一时忘了规矩,拉住了承钰的手,挨着她坐在床沿。

    “姑娘从王府回来,就一直昏迷,老太太……”她努力咽了口唾沫,平复情绪,“老太太很担心姑娘,就送姑娘来庄上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外祖母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很好,她老人家怕您因为照顾她劳累,所以让人连夜送您到庄上,还叫您不要担心,等您养好了身子,再送您回去。”这些话都是孙怀蔚教她说的,她在心里重复了一晚上,如今才能勉强自然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短短几句说完,她还是觉得后背出了汗,里衣濡湿了一片,但好在她看自家姑娘已经相信了。

    承钰有些犹疑,皱眉凝视着绣桃,绣桃心虚,立刻转移了视线,把桌上的陶瓷绘花碗端起来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