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,最快更新一任群芳妒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到达夹河后,军队安营扎寨,陆玉武就把她安置在营帐中,开始准备明日的一场决战。

    四十里外的孙怀蔚在听完探子回报时,忽的从椅上站起来,跌跌撞撞地跑出去,一脚踢翻了炭盆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在去年漫长的自我折磨后,身体渐渐虚弱,倒春寒袭来时,没留神染上了咳疾,畏冷极了。和他议事的军师将帅们都不大愿意进他的营帐,因为里面总烧着炭火,太热了。

    可他还披着件玄色锦缎的披风,面色苍白地讨论如何应敌。

    他的小丫头如何了,他一直知道。大军潜不进北平,老百姓总能。孙怀蔚派去北平探哨的锦衣卫不少,都扮成寻常人家进了城。所以承钰成亲他知道,北平的王爷王妃如何恩爱他也听闻了。

    最初是无法抑制的激怒,他把给她画的画像全部撕得粉碎,她曾经穿过的衣服,一件一件,他在无数个冷清的夜搂在怀里的锦缎,也通通扯成了满地的碎布。黑夜来临时,他又倒在那堆撕碎的衣裳中,无声地,麻木地接受荒芜寂寞的蚕食。

    再之后,他所有的意念,所有的决心,只有把她抢回来!他冷静下来,开始统筹三军,开始钻研战术,开始做他一切能做的,只要抢回她!

    孙怀蔚跑出几步,吸了几口凉风,肥里一阵刺痒,就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蒋驭追上来,看到自家大人苍白孤冷的脸庞,劝道:“夜里风大,大人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北军是不是就在那儿?”他抬手指了指,其实什么也没有,四十里开外,看得见敌军才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蒋驭还是回答:“是,北军就在那处。明日就是决战,大人千万保重身体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孙怀蔚摇摇头,薄唇是淡淡的紫色。“一年了,整整一年了,这恐怕是一年来我距离她最近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蒋驭还在思索怎么回答大人,就听一阵急促的咳嗽后是狂怒的吼声:“他在想什么!他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!竟然把她也带来了!”

    “若她有个好歹,我就要他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蒋驭不敢接话了,睃了眼,发现那身玄色的披风抖得厉害,大人又在咳了。

    他见劝不了,就让人回营帐端了热茶过来,递给大人。孙怀蔚一仰头喝尽了,喉头滚了滚,觉得好一些,仍旧站在原地,朝北军驻扎的方向遥望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烛,可现在被陆玉武的灯罩罩住了,他要想拿回来,就必须打破灯罩。

    翌日,孙怀蔚准备了大量的火器和弩箭,迎接这个自己撞上来的灯罩。东昌之战虽然没能拿下陆玉武的性命,但好歹让他折了陆平里这一心腹大将,挫尽了北军意气。

    承钰当然知道不远处孙怀蔚的存在,不过她相信她的玉武哥哥,她的丈夫,不会让那个人再出现在自己眼前,不会让他再伤害自己分毫。

    夹河之战一连打了十余日,虽然北军勇战,但到底敌我悬殊,不抵南军的火炮弓弩,最后不分胜负,只是双方都损失惨重,不得不停战休兵。

    孙怀蔚又一次明白这个灯罩是不容易能打碎的,他带领着残兵退回德州,而陆玉武则率军回到北平。

    承钰回去后就发现自己的小日子迟迟未来。这段日子玉武哥哥因为紧张战事,又在行军途中,同房次数并不多,两人往往相拥着一觉睡到天明。

    那就是二月的……她想起他抱着自己每晚每晚的要,每一寸都让他尝遍了,还喂不饱的样子,忽的脸蛋微红,看了眼坐在身边和她一起吃饭的人。

    陆玉武正给她夹狮子头,发现他的小王妃看了自己一眼,眼底还带了几分害羞,笑了笑,问:“我的小仙女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承钰白他一眼,嘟嘴道:“没想什么。只是想告诉玉武哥哥,你闯大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祸?”陆玉武以为她在和自己说玩笑话,逗孩子一般的语气问她。

    她却不理他了,吃他夹来的狮子头。馅是剁得很细的,酱汁也调得鲜美可口,但她今天吃在嘴里,总觉得味同嚼蜡,闻着还有点犯恶心。别的也不想吃,忽然无比的想念起从前在世安王府喝的冰凉凉的酸梅汤。

    晚膳扒拉了两口,她就放了筷说吃不下了。陆玉武还以为她生病了,赶着用手心贴在她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的额头比我的烫些?”他皱了皱眉,忙让丫鬟去请大夫来。

    承钰也不拦他,吃过饭就歪在美人榻上,半垂着眼眸拨弄他腰间香囊上的流苏穗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今天在书房外等我时吹了风,着凉了?”陆玉武又摸了摸她的额头,“这虽是初春,在金陵倒好,北边还冷着,你从小身子骨就弱,这回真要病了,就好好在屋里养着,也不许嚷着要去骑马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怕她摔着,所以他一直没答应教她骑马。谁知道从夹河回来后,他的小王妃竟是无师自通了。有一晚他从营帐里出来找她,远远的就看到她和段越珊各自骑着匹白马,跑得飞快,吓得他赶紧也打了马追过去。

    承钰还是不理他,把他香囊的流苏分成三股,自顾自编出了条短短的辫子,手一放,又看它自己散开,不过被她这么一摆弄,穗子不再像之前那么顺,有些往外张扬起来。

    她抚了抚穗子,半晌才说:“是不能骑马了,得在屋里养着,玉武哥哥也得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她回忆起从前看父亲姨娘和三舅母怀孕的反应,觉得是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陆玉武却不明白,愣头愣脑地问:“为什么说我也得休息了?”

    承钰更不搭理他了,抿嘴轻笑了声儿,在榻上侧过身背对他。陆玉武听不到她回答,一双手轻轻掐在她腰上,挠她痒痒,“说呀,为什么,你说个缘故出来,我就休息。”他还以为她是要自己在屋里陪着她,不出去忙外边的事。

    承钰吃不住他挠,“哈哈哈”笑着扭过身,按住他的手,求饶道:“玉武哥哥别挠了,我说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要说时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,这时外边丫鬟说大夫来了,陆玉武也就不逗她,把她从美人榻上拉起来,牵着她去看大夫。

    大夫是个白白胖胖的老头,为她诊了脉,一张脸笑得红鸡蛋似的,拱手对陆玉武说道:“恭喜王爷,王妃这是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承钰因为猜到了,所以知道结果时心里道了声“果然”,只是喜悦。而陆玉武事先毫无准备,听完后怔愣了不止一刻,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有喜了?”他眨眨眼,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王爷,王妃已有孕两月了。”大夫说,“王爷派个人随我去取些安胎药回来,让王妃定时服用吧。我看王妃是虚寒体质,得多温补着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,温补,走吧。”陆玉武说完就要和大夫一起去取药。承钰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背,嗔笑道:“呆子,让你派个人去,又没叫你去。”

    他木偶似的依她的话,指了个贴身丫鬟跟着大夫去,回头看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,在问:“你就没有什么和我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……”他欢喜得有些不知所措,该说什么呢?他觉得自己此刻只有骑了马疯跑个十天十夜才能冷静一点。

    承钰走上前一步,双手抬起来环住他的脖子,踮了脚尖凑到他耳边,含笑说道:“你不知道该说什么,那我来告诉你。玉武哥哥啊,你要当爹爹了。”

    温香软糯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他面朝门外,看到丫鬟在廊下点起了灯笼,一盏又一盏,红绡纱的圆灯笼,像个穿红肚兜胖乎乎的小团子,正笑呵呵地叫他“爹爹”。

    他傻笑了一声,喃喃说了句“乖”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过兴头,晚上他就尝到苦头了,因为他的王妃要和他分开睡了。

    他再三保证自己一定安静地躺下就睡,承钰才让丫鬟把他的被褥从书房抱回来。几晚下来,的确很安静,吹了灯两人说会儿话就睡着了,不过早上醒来她总是发现自己被一具炙热的身体贴得紧紧的,手臂不是搁在那两处前,就是缠着她的泊子。

    像个大熊似的搂着她。

    但聚少离多的日子很快便开始了。陆玉武又要出征了,因为承钰有孕的缘故,不宜再跟着他行军颠簸,因此他留了重兵把守北平,让她在王府内安心养胎。

    今年的四月到七月,大概是她人生度过得最漫长难熬的岁月了。这几个月里,他去打了真定,他去打了德州,他去烧了南军粮草进攻沛县,期间断断续续地回来看她,思念有多深,再分离的时候就有多不舍。

    将军的女眷们来陪她说话也不能缓解了,承钰埋头做针线,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