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总裁小说 www.zongcaixiaoshuo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元卿凌诧异地看着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宇文皓不回答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认为是纪王动的手?”

    元卿凌想了一下,道:“直觉吧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那种靠直觉的人。只是凭着脑子里对现在局势的初步了解,推断是纪王。

    宇文皓一眼看穿。“本王不信这个说法,你只管说说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淡淡地道:“确实是直觉。”

    她懊恼自己方才的多言,她不想多惹事,这些分析说出来便真的是。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,反而会让他以为自己在静候府的时候就了解了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读史书的人,对时局是有敏锐的触觉,纪王是长子。且有战功,皇上甚是赏识,也笼络了一批朝臣。对太子之位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亲王,纵然有野心,基于纪王如今的势力。都不可能帮他除掉宇文皓。

    因为留着宇文皓。就等同给纪王布下一道步向太子之位的屏障,不是说其他亲王就一定看宇文皓顺眼。只是如今夺嫡风云。不至于这么白热化。

    宇文皓也不问了,只是心底有些震撼。元卿凌这个愚蠢的女人,竟然知道是纪王。

    看来。静候府没少议论时局。

    他心底对静候府,更厌恶了几分。

    元卿凌趴在垫子上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最近真的特别累,沾床就想睡。

    但是,脑子里却一直缠绕着许多事情,弄得她身体疲乏眼皮子都抬不起来却还不能入睡。

    “丑女!”床上传来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元卿凌把头侧到外头,不想搭理这么没礼貌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枕头扔了下来,砸在了元卿凌的头上。

    元卿凌撑起双手,扬着一点精神气都没有的眼睛瞪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解手!”

    元卿凌爬起来,走到屏风后的角落里拿了夜壶过来。

    “叫汤阳进来。”他眸色微沉,偶尔是聪明的,但是总在关键时候犯蠢,告诉她要解手是让她叫汤阳来伺候,谁叫她去拿夜壶?

    元卿凌放下夜壶,转身出去叫汤阳。

    汤阳进去一会儿就提着夜壶出来了,对元卿凌道:“王妃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点点头,正欲进去,汤阳却忽然道:“王妃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回头看他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汤阳走到院子里,然后对元卿凌招手,神情十分诡秘。

    元卿凌狐疑地走下去,“有事你就说。”

    汤阳压低声音道:“王爷还有一处伤口,不许任何人处理,方才方才属下看了一下,似乎有些发红起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伤口?为什么不让处理?”元卿凌惊愕地道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伤口?她分明都处理完毕了,前后可都看过的。

    除了

    她眸色慢慢地加深,看着汤阳,“你说的该不是生殖男人那根东西吧?”

    这里是这样说的吧?

    今年汤阳三十五岁,早年也是风月场老手,更跟着宇文皓从战场里生死来回过,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这个精壮的汉子,脸色刷地一下赤红起来,心里直叹,王妃能不能说得委婉一点?

    什么男人那根东西?说王爷子孙的祖宗祠堂行吗?子孙根也好听一点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啊?”元卿凌看他只发呆瞪眼而不说话,不由得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汤阳,你他妈的胡说什么?”里头,传出了一声爆吼,这声爆吼,几乎把瓦片都给掀翻,绝对不是他宇文皓体力所能及的。

    汤阳提着夜壶就跑了。

    元卿凌呆呆地收回眸光,慢慢地走回去。

    宇文皓一张脸又青又红,像调色板一样,鼻梁上却是青白一片的。

    眼底,焚烧着怒火,死死地盯着元卿凌,还是那种要把她活剥生吞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那个”元卿凌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生气了,“汤阳说你还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他胡说八道!”宇文皓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元卿凌越看越觉得不像是汤阳胡说八道,反倒像他抵死不认。

    元卿凌知道有些人会讳疾忌医,便语重心长地道:“对着大夫,你不能隐瞒伤情,否则,若因其他伤口没处理好引致感染,高热,是要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宇文皓恶狠狠地道。

章节目录

医妃倾天下元卿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医妃倾天下元卿凌最新章节